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自有小算盤(一更)

第二百八十六章 自有小算盤(一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所有人乍一聽說都認為,陸之婉的定價是異想天開。

    馬老太甚至都覺得,這大家小姐,或許是太大家了,大家到已經不知人間疾苦了,會耽誤到她掙錢。

    敢要那么貴,這不是成心要給她細水長流的小生意攪合黃嘛?是腦子好像有點問題。

    只陸之婉的夫君齊東銘,此時夸獎道:“娘子好生聰慧。”

    真心誠意地夸贊。

    “是吧?”陸之婉被夸更興奮了,穿著褻衣披散著頭發,就坐起身,想要看著她夫君說話。

    齊東銘趕緊用被子給她裹了裹,別凍著。

    他娘子,是他打小就稀罕的。

    那時候爹還只是個四品官,他就遠遠地望著,他就做夢想娶陸之婉。

    后來老爹,得虧老天保佑升的快,武將靠軍功,他也拖啊拖,終于將自個的親事拖到有資格去陸家提親了,美夢成真了,娘子還給他生個虎頭虎腦的兒子。

    生兒子那年,他有要職在身,不在身邊,每每想起,總覺愧疚。

    也是從生了兒之后,娘子的身體就不如在陸家好了,不耐寒。

    望著陸之婉唇邊的小梨渦,齊東銘心思有些飄,說你躺我胳膊上唄,咱倆被窩里說,恩?被窩里不耽誤說話,真的。

    “別鬧,夫君,你聽我說完呀。”

    “好好好,洗耳恭聽。”齊東銘將胳膊枕在腦后,笑呵呵地望著陸之婉。

    “你看,夫君,只咱這城里,只四品以上的文官有多少家?

    咱們不去算所有人都會慶生辰,也不去算各個慶生辰都會買蛋糕。

    咱們只算每府當家的,一家之主和夫人或是老夫人,有了咱奉天城最新流行的生辰蛋糕,做兒女的,或者是像我這種掌家的兒媳聽說后,會給他們訂吧?

    再退一步,打比方說,每個四品以上的文官家里,一年只能給家里的一位,訂咱鋪子里最便宜的十兩那款蛋糕。

    一家只在咱們鋪子里,一年只花上十兩銀,夫君,四品以上文官總共有多少家啊?夫君應是比我清楚。”

    不細算不覺得,齊東銘挑了下眉,搞不好,他娘子,一年下來,只這個蛋糕鋪子,真就能給海貨和陶瓷品的虧空賺回來:

    “娘子,一家花十兩,那你的陪嫁鋪子,一年收入至少一兩千兩是沒有問題啊。

    再說哪個府一年到頭,只會買一個生辰蛋糕?只會在你這里花十兩銀?

    他要么不買,像我這種,如果不是娘子提,我壓根不道。要是買,就會給爹買完給娘買。

    而且你還沒算那些有品階的武將家,更沒算外面那些大戶商戶,和周邊的一些地主家。

    我告訴你,娘子,那些才是真正舍得花銀錢的人家。

    就前兒,下面幾個人還議論說,萬花樓捧出一個花魁少一個,捧一個少一個,人都哪去了?全讓那些商戶猛砸銀票給買走了唄,哪個花魁都得花上三兩千真金白銀,再送與各府套關系使喚。

    要我說,咱們這些高門大戶,和那些大商戶比起來,還真就是個表面光。”

    齊東銘想了想,既然這樣:“你這么的,依我看,定價還是要貴一些,再貴一些,即便各府不曉得,那些富商就得買了往里送。其他表示不算,生辰蛋糕是帶著寓意的,你不是說上面能寫字?而你這里要是賣的不貴,他們都不好意思買了送。”

    陸之婉就覺得吧,跟誰都沒有共同話題,就和她夫君最有話聊。

    陸之婉手心拍著手背:對吧對吧,夫君,我步子已經邁的很小了。我這人,唉,就是有個毛病,做事總求穩。太穩重了。

    齊東銘說是,娘子,你再考慮考慮,太穩真不好,這里面一算,利潤還挺大。

    “可我又不能難為她,我對她印象還挺好。”

    “誰?點心師傅?怎得呢。”

    “她說做不出。給死契的丫鬟也做不出。要我說,還是她家里的那些點心師傅不中用,連點心花都不會做,全靠她一人呢,得一點一點帶,不是人多就能成的。算了,我還是穩一穩吧,看看情況再說。最起碼得先把咱奉天城過生辰吃蛋糕的風氣攪合起來。”

    齊東銘問,對了,那個點心師傅真是個小姑娘?是祖傳的手藝?你問過沒有。

    陸之婉躺下身說,真是,還是個挺養眼的小姑娘家。你猜我看重她人品哪?

    “你不是說,因為珉瑞見過那些人嗎?”

    陸之婉搖了下頭,之前是,現在不是了。

    她說讓她更加信任和看重的是,宋茯苓的父母是頂好的。

    一個普通人家,父母只得一女。

    那個姑娘的父親,沒有像大多數男子一樣,著急納妾生兒,對女兒不重視。相反,卻對這個女兒寵愛有加,如若珍寶。

    普通人家的女孩子能被當寶,她聽著都高興。

    在陸之婉的心里,宋茯苓受父母寵愛的證據有兩點。

    一點是那皮膚,那雙小手啊,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農家女,別說像普通百姓家一樣做活了,甚至比個別大家小姐養的還嫩。

    第二點就是,宋茯苓會做蛋糕的原因。

    沒聽那姑娘說嘛,最初就是搭烤爐,想著烤肉吃,烤餅吃,餅卷肉。

    這得是一個在什么樣家庭里長大的孩子,才逃難來,就想著吃這些好的?

    普通人家的女孩,得惦記家里有沒有余糧,有沒有銀錢,就算她身邊這幾個大丫鬟回了家,敢想這些嘛?

    而更難得的是,那姑娘的父母不但沒攔著,讓女兒敢想了,還又給買奶牛,原因是怕閨女長不高,所以那小姑娘就又想著,烤些加牛奶的點心。

    那小姑娘是為了吃,操碎了心。

    蛋糕就是這么慢慢琢磨來的。

    而這中間琢磨的過程,可見那姑娘得吃了多少,得廢多少糧糖雞蛋奶?人父母也沒說她。

    然后就越做越多,越做越好。奶奶給推出來賣。

    陸之婉笑,說:

    “夫君,我要是和別人合伙做這個蛋糕,不,只要是吃食方面的,說實話,我都會有些不放心。

    我怕他們,不敢用好的、貴的,最終讓我丟了臉面。

    我寧可不賺這份銀錢。

    好些府里的夫人,丟臉就是這么丟的。下面的人做事不精心,動手腳,外人卻只會說是哪個府、誰的,鋪子,莊子。

    和這個小姑娘合作,我倒是滿放心。

    這就是和她的爹娘疼她有關。聽她說話就能聽出來,雖然那小姑娘話不多。”

    說白了,陸之婉就是覺得,宋茯苓不考慮成本,不考慮節省成本會賺更多,只求做好,哪怕做慢一些,或者干脆不掙那份錢,這點就特別對她脾氣,也是最難得。

    “你瞧著吧,夫君,這個蛋糕鋪子我不查賬,三個月后,賬本交上來,卻會比任何一本帳都干凈。”

    齊東銘扭頭看娘子:“你對她評價真挺高。”

    那當然了,從眼神里就能看出來,那姑娘,剔透,不世故。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