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的佛系田園 -> 我的佛系田園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243回

第243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在大眾的眼里,雖然大家有些爭執,但人命關天,醫者父母心。

    羅青羽捧著箱子和雞蛋走出門口,一位大姨追出攔住她,“阿青,你幫阿秀看看吧?她的膝蓋腫得厲害。”

    當然厲害,她打的嘛。

    “我不是醫生,怎么看?”羅青羽冷漠道,“她嘴那么臭,萬一治不好又該噴我,我才不干呢,讓她等救護車吧。”說完走下石階。

    “哎……”

    大姨眼睜睜看著她離開,無可奈何地返入大堂。有人問她,她便如實地把羅青羽的話傳了一遍。

    “這也難怪,前陣子剛被舉報虛驚一場,今天差點又被打,還被罵得那么不堪,換我也不給她治。”有年輕的小媳婦幸災樂禍。

    “就是,嫁有錢人了不起啊?嘴賤命賤……”

    村民把谷秀扶進大堂,聊著剛才的八卦陸續離開了,把谷秀一個人扔在大堂,自生自滅。阿彩早溜到二樓了,剩下一些小攤販在等拿貨,無人理會她。

    谷秀在大堂痛得嗷嗷叫,大堂的門外,陳功幫羅青羽把箱子和雞蛋放在車尾箱。

    她不需要他幫,是他堅持跟來幫忙打開車尾箱。

    本來,羅青羽很想做一名柔弱的小美女的,奈何從古到今,社會的輿論對女人嚴苛無情。有了谷秀那番話,她就算是真柔弱,凡事也得硬撐自己來。

    她可以不在乎谷秀之類的跳蚤,名聲還是要注意一下的。

    “阿青,你這車多少錢啊?”陳功蓋上車尾箱,摸摸車身,目光羨慕。

    “不知道,親戚的。”

    哇,陳功咂舌,這親戚真豪,近百萬的車被她開來買菜。

    羅青羽在說話間瞅了谷妮一眼,這姑娘在給顧一帆打電話詢問那晚的事,得知果然是阿青說的那樣,頓時氣得臉綠。

    “你怎么不早說?!”她質問對方。

    “事情已經發生,我不想讓你惡心。”顧一帆也無奈。

    這是實話,谷秀去顧家幫忙的時候有定期辦健康證。顧一帆事后也找楊雨嫣找個借口,讓谷妮去做了全身檢查,幸虧平安。

    平安就好,如果說出真相,谷妮可能一輩子耿耿于懷,吃不下飯。

    他剛提起,谷妮立即捂著嘴巴想吐。

    顧一帆還是那句話,如果她們有什么需要他協助的,他隨叫隨到。

    “我當時怎么就不聽你的呢?”掛了電話,谷妮摟著羅青羽一臉崩潰,“有什么藥能讓我洗胃?好惡心……”

    不敢去醫院,怕疼。

    顧一帆說得對,有些事,真的寧可不知道。

    “這個真沒有。”羅青羽愛莫能助。

    事隔這么久,洗胃、催吐沒什么作用,自討苦吃罷了。

    “嗐,這有什么?像我們男生宿舍,哪天看誰不順眼便給對方打飯,別說口水,連鼻涕、摳腳泥都吃過。”陳功睜著眼睛說瞎話安慰她。

    嘔,谷妮完全沒有安慰到,又吐了。

    由于家里有客人,羅青羽不能多留,見谷妮有陳功在旁勸慰,向兩人打了招呼便開車回家了。

    看著那牛叉的幾個6車牌號,陳功默然……

    約莫十分鐘后,羅青羽的車停在離家300米之外。

    她現在不能回家,鐵圍欄外有幾位小年輕穿著深綠雨衣,在灌木叢里蹲點,準備守拍。而鐵圍欄里,大奔和另外一只殘疾狗對著他們虎視眈眈,寸步不離。

    鐵圍欄的門鎖著,想進去必須下車開門。

    現在的相機設備越來越先進,隔老遠就能拍出她的模樣來。雖然舞蹈視頻的她化了妝,難保有些眼毒的認出她。

    所以,自己的素顏盡量不要被人拍到。

    幸虧車的玻璃從外邊看不進來,幸虧老哥來電提醒她看監控,否則真的毫無防備。雨還在下,這些人夠拼的,為了新聞,為了確定她是否真的住在這里。

    老哥之前說青臺市區的樓下一直有人守著,被他攆走了,沒想到連枯木嶺都找了來。他本想提醒她別出門,結果時機不湊巧,她今早出門被攔在外頭。

    “我已經向附近單位報警,他們很快就到,你耐心等等。”老哥說。

    無奈,羅青羽只好坐在車里等。

    約莫十來分鐘,果然來了一輛警車,并精確找到那些人的偽裝地。

    從監控里看到,幾位警員和這群人在爭執,其中一名帶隊的警員用力敲了敲掛在鐵圍欄的鐵牌子,像在問他們是不是眼瞎,看不到這里是什么地方嗎?

    鬼鬼崇崇的,還搞什么偽裝,分明是另有企圖。

    那伙人見警方要把他們帶回去登記審問,這才點頭哈腰,鞠躬賠禮,似乎在發誓保證沒有下次。

    將近二十幾分鐘,那些人終于散了。

    車里,一直盯著監控的羅青羽輕舒一口氣,等人走光了,這才開車來到鐵圍欄前。

    年哥的車里只有傘,沒有雨衣。

    羅青羽猶豫地瞅瞅車窗外,雨不小,出去不用幾秒便能濕透。她穿著深色的粗布衫,濕了也不怕,就讓雨水把她淋得面目全非,連老媽都認不出來。

    生怕有漏網之魚,為安全起見,羅青羽將丸子頭放松些,然后在車門前站了一陣,沒多久便淋透了。發絲緊貼臉龐,陌生人很難辨認她是誰。

    況且她不是很紅,沒幾個人認得她。另外,她在小儲物柜里翻出一條毛巾備用。

    一切準備就緒,這才打開車門來到圍欄前。

    誰知,她正在開鎖時,從路兩旁稍遠的地方沖出三個人來到跟前,閃光燈此起彼伏。她眼急手快揮出毛巾,啪啪橫掃一圈,把這些人迎面一毛棍打翻。

    此時此刻,她才明白一個人紅的時候,那些狗仔隊和喜歡挖掘偶像地址的黑粉有多討厭。

    “哎喲,哎喲……”

    他們被打懵了,紛紛捂臉的捂臉,捂額頭的捂額頭。一身的水和泥巴,異常狼狽。

    “你們是什么人?”將這些人的手機、攝像機打翻,羅青羽繼續一邊開門,一邊喝問,“守在我家門口干嘛?打劫嗎?”

    “我們是記……”者和粉絲。

    “不管你們是什么東西,”認準對方是打劫的就夠了,羅青羽打斷他們的話,“我已經報警,等警察來收拾你們。”

    打電話給老哥,讓他叫剛才那輛警車回頭把漏網之魚帶走。

    鎖開了,推開鐵圍欄,她打開車門正要上車,終于有人醒悟過來,不顧一切地爬起來,舉起手機對準她:

    “等等,請問你……”

    羅青羽不等他問完便甩出一毛巾,對方啊一聲,她打飛一丈遠。

    “想偷襲我?”想得美。

    不管她有其他什么身份,她是警察家屬,怕被人報復,第一次經歷這種場面,誤將對方當成歹徒很正常。

    誰讓他們賊頭賊腦的?一看就不像好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