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狐妖重生在五零 -> 狐妖重生在五零的最新章節目錄 -> 154 回京

154 回京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我想著你們這兩天也該回來了。”

    王小娟看到唐阮阮和葉淮生笑道,忙著幫他們搬行李。

    “這個年過得怎么樣?”

    唐阮阮問道。

    王小娟想到過年前被人砍成重傷的孟憲承,心中遲疑了一下,還是點頭道:“很好。”

    “那便好。”

    唐阮阮笑道。

    “對了,阿阮,你跟我來。”

    小娟拉著唐阮阮進到里屋,從口袋里掏出幾塊錢塞進唐阮阮手里,“這是我的房租錢,你不準不收。”

    唐阮阮笑笑,將錢放進口袋:“好,我收下。”

    看到唐阮阮將錢收下,王小娟心里松了一口氣,她還真擔心唐阮阮不收她的錢,那樣的話她心里不免會有一個大疙瘩。

    “咦?你怎么來了?”

    “誒,你們回來了!”

    葉淮生與孟憲承同時說道。

    兩人一愣,葉淮生恍然大悟道:“原來你是來找王同學的啊。”

    孟憲承貌似淡定的將手里的電影票放進口袋,一臉淡定道:“對,我來找她去清點庫房。”

    葉淮生十分眼尖的看到了孟憲承將什么東西放進了口袋。

    心中有些猜測,葉淮生笑笑沒說話。

    孟憲承看到葉淮生那別有意味的笑容,干咳一聲,故意正色道:“現在回來了,趕緊給我補貨去。”

    “明天就給你補。”

    葉淮生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說道。

    “孟大哥來了。”

    唐阮阮打招呼道。

    “嗯。”

    孟憲承輕輕的點頭,目光卻放在了唐阮阮身后的王小娟身上。

    “新年好。”

    孟憲承點點頭說道。

    唐阮阮也回了一句新年好。

    “小王,你陪我去一趟庫房,今天有一批貨來。”

    孟憲承盡量讓自己看起來十分正經。

    王小娟為難的看了一眼自己剛剛收拾好的行禮,她原本打算今天就搬回學校去的。

    孟憲承順著王小娟的目光看去,也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行禮,他把手放在嘴邊咳了一聲,說道:“清點完我送你回去。”

    王小娟聽到孟憲承咳嗽,心中十分擔心他的身體,但是又不能當著唐阮阮和葉淮生的面說這件事情。

    因為孟憲承之前告訴他不想葉淮生擔心。

    “好,我們現在就出發。”

    王小娟點頭拎起行李說道。

    唐阮阮詫異的看著王小娟,要知道小娟這個人最害怕的就是給別人添麻煩,今天怎么這么直接跟著孟憲承走了。

    看到唐阮阮臉上的詫異的表情,王小娟也有些不自在,尷尬的解釋道:“孟大哥現在來找我,想必事情一定很著急。”

    唐阮阮看向孟憲承,這難道不是一副十分悠閑的表情嗎?

    注意到唐阮阮的目光,孟憲承又肯定的點點頭。

    “呃,那啥,阮阮我們開學在學校見。”

    王小娟突然覺得自己的臉要燒起來了。

    看著兩人逃亡似的背影,唐阮阮不解喃喃道:“怎么感覺他們兩個人奇奇怪怪的?”

    “我剛才看到孟憲承手里拿著電影票。”

    葉淮生說道。

    唐阮阮:什么?!

    葉淮生觀察著唐阮阮的表情,試探道:“其實也不一定,說不定他們只是朋友?”

    唐阮阮嘆了一口氣,說道:“反正不管怎么樣,我一定不會讓小娟吃虧的。”

    葉淮生安慰道:“放心吧,孟憲承雖然看起來花了一點,但是他也不是隨便的人。”

    “希望如此吧。”

    唐阮阮心里明白小娟不是那種能夠被外貌迷惑的女孩子,她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她想要的,不過是一份平凡的生活。

    唐阮阮現在也不知道將她帶到孟憲承身邊到底是對是錯。

    如果因為自己介紹她和孟憲承認識,而讓她過得不幸福,唐阮阮自己心里也不會好過的。

    希望一切都好吧。

    “床單和被子都是新的?”

    唐阮阮驚訝道。

    葉淮生走過來看果然如此。

    “不會是小娟置辦的吧,她已經給我房租了,要是還讓她破費,我是堅決不能收的。”

    唐阮阮皺眉道。

    葉淮生想了想,將柜子打開,發現原來那套床單和被套還在,知識仔細一看,上面似乎有些血跡。

    “這是怎么回事?”唐阮阮疑惑道,她剛開始本以為是小娟不小心來例假滲透到了床上,但是仔細一看血跡有好幾處,面積也很大。

    葉淮生心里有了一個猜測,但是沒有說出來,畢竟這個想法也太不靠譜了,就說道:“看王同學的樣子也沒有什么事情,不如你下次問問她。”

    “好。”唐阮阮點頭道,“那這一套床單和被子?”

    “先收起來吧。”

    葉淮生說道,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樣,他才不會讓阿阮躺在別的男人睡過覺的床單呢。

    ……………………

    兩人睡了個大懶覺,唐阮阮就獨自一人拿著從西疆帶來的特產去葉家了。

    畢竟之前葉淮生說過再不登門,總不能讓他食言吧。

    本來唐阮阮也不想來的,但是她實在想看到葉修禮現在的樣子。

    被離魂咒折磨了一個多月,想必滋味不好受吧。

    不親眼看到怎么能甘心呢?

    雖然唐阮阮已經做好了葉修禮現在精神萎靡的準備,但是當看到葉修禮的時候,還是被嚇了一跳。

    眼前這個形容枯槁,眼下烏青,腳底虛浮的男人真的是一個月前那個意氣風發的中年男人嗎?

    周小鳳的臉色看起來也不好,看到唐阮阮手里的禮物都高興不起來了。

    她能高興的起來嗎?

    一個月前葉修禮突然就睡不著覺了,好不容易睡著也必然會做噩夢。

    沒幾天人的精神就垮了,去醫院檢查,醫生說什么問題都沒有,就是工作壓力大。

    領導知道后還特意來慰問葉修禮,然后給他放了一個長假,讓他在家里好好休息,別再操心工作的事情了。

    但是沒想到回家休息之后的葉修禮情況不輕反重了。

    到現在為止,葉修禮看到床心情都極為復雜。

    既想躺上去好好的睡一覺,又想到那些夢,就不由得對床產生厭惡甚至恐懼之情。

    葉修禮坐在沙發上,一副了無生趣的模樣。

    看到唐阮阮他很努力的想要做出一個歡迎的表情,但是現在皮包骨頭實在是有些駭人。

    這離魂咒只不過是讓人的精神力變得弱一些,讓人意識深處的恐懼和猜疑就會在睡夢中冒出來。

    葉修禮現在變成這幅鬼樣子,看起來他心里恐懼的事情還不少呢。

    俗話說,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也不曉得葉修禮以前做了什么虧心事。

    唐阮阮想到這里面帶關心之色道:“這才一個多月沒見,葉叔叔怎么就變成這樣了,是不是病了?”

    周小鳳忍不住開口道:“可不是病了,而且病的很邪門呢,去醫院看病,醫生都說沒病,這不是胡說嗎?如果沒病人怎么會變成這樣,一夜夜得睡不著覺。”

    “老周,什么邪門不邪門不許再說了。”葉修禮厲聲道,知識語氣聽起來有些虛弱,“你也是接受過黨的教育的人,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怎么會這樣?”唐阮阮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葉叔叔要不去別的醫院看看,或許是別的原因,可不能諱疾忌醫啊。”

    “我們倒是想去,那也得有錢啊。”

    周小鳳突然陰陽怪氣道。

    唐阮阮:好無奈,周小鳳好歹還是個團長夫人呢,怎么眼皮子這么淺,說話也如此“不委婉”。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