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福妻滿滿 -> 福妻滿滿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269章 落胎

第269章 落胎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晉王妃落水,皇后等人去了永和宮后,聞風而來的還有淑妃、德妃等后宮嬪妃。

    慧貴妃憂心著晉王妃肚子里的孩子,哪有心思搭理殿中這許許多多打著關懷名頭過來的人。

    況且這其中怕有不少只是來瞧熱鬧的。

    然而皇后娘娘的話她到底不好不理會,于是就把晉王妃落水的情況簡單描述了一遍。

    話說福元華進宮來給慧貴妃請安,見著她珠圓玉潤精神十足的模樣兒,慧貴妃心生歡喜。

    拉著福元華問長問短了許久,又仔細問著婦人懷胎的許多細節,諸如有沒有孕吐呀,喜歡吃酸的還是辣的呀,那些忌諱著不能吃的東西知不知曉呀……

    直把假懷孕的福元華問得一個頭有兩個大。

    尋思著再這么問下去怕不就要當場穿幫了,福元華就找了個借口,帶著綠柳到外頭走走透透風。

    慧貴妃自然沒有說不好的,吩咐宮婢婆子跟好了福元華,就由著她到永和宮附近散散步去。

    哪知這么一大群人圍著出去散個步,還能把主子給落水了。

    “這究竟是怎么落的水?”淑妃困惑地搖著團扇,睜圓了美眸。

    慧貴妃白了她一眼,抿抿嘴道:“晉王妃走到湖邊時,被迎面而來的一個宮婢不小心撞到,于是落了水。”

    淑妃一拍團扇:“哪里來的不知死活的宮婢?竟然敢沖撞了主子?可有抓起來審問?定定不能輕饒!”

    慧貴妃嘴角抽了抽,她能說那宮婢正是她永和宮的宮婢嗎?

    她能說那宮婢把福元華撞進水里后,就一頭跳下去救人,結果把福元華推上了岸,自個兒反倒是淹死了嗎?

    整件事情發生得莫名其妙,讓她心堵得慌。

    “那宮婢畏罪自殺了。”

    慧貴妃輕描淡寫地回應了淑妃,眾人登時默了。

    除了在心中默嘆一句晉王妃也真是太衰了之外,實在不知說什么好。

    這幾個月沒進宮,一來就落了水,不是衰是什么呢?

    里殿中,福元華倚在床榻上,正由著劉太醫給她診脈。

    先前落水她不過只嗆了一口水就被救了上來,因為很快回了永和宮換上干爽的衣裳,又喝了姜湯,此刻其實已經完全無礙了。

    劉太醫卻是憂心忡忡:“娘娘,臣聽貴妃說,要請太醫院的太醫過來給您會診,您這假懷孕的事,還有,您不能懷孕的事,怕就……”

    福元華蹭地坐起身:“劉太醫,你立即出去跟母妃說本宮無事,不需要太醫院的太醫會診。”

    劉太醫用袖子擦擦額角,大冬天的他竟然急出一頭汗來。

    若是被別的太醫診出晉王妃假懷孕,他這項上人頭恐也不保。

    “王妃,貴妃娘娘擔心您的情況,已然派人通知了太醫院,現在來不及了啊!”

    “娘娘。”

    福元青的聲音突然從一側響起,隨即福元華就看見她快步走了進來。

    她朝劉太醫頷首道:“劉太醫,本宮想與娘娘單獨說幾句話。”

    劉太醫領命去了偏殿。

    福元華身子驟然繃緊,她和劉太醫的對話,福元青可聽見了?

    “我都聽見了,”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福元青道,“娘娘居然是假懷孕。”

    福元青神色復雜地看著福元華:“娘娘為何要這樣做?娘娘難道不知這是欺君之罪嗎?”

    “本宮怎么做不需要你來教!”福元華氣怒地轉過臉去。

    福元青沉默了片刻,幽幽道:“娘娘是因為不能生的緣故,才想出這假懷孕之事是嗎?元青先前都聽見了,娘娘,你……”

    她嘆了口氣:“既然你假裝有孕,又為何要進宮呢?這里危機重重,一個不小心就容易露了馬腳……”

    “一會兒太醫院的太醫來了,只需診脈便知娘娘你不僅沒有懷孕,還是個不能懷孕的身子,這不就全都遮不住了嗎?”

    福元華擁著被子縮了縮,福元青說的不錯,一旦被太醫診出她的真實情況,她這輩子就完了!

    別說坐穩晉王妃的位置,怕是連明天的太陽都見不到了!

    思及此,她抖著唇看向一臉擔憂的福元青:“大姐,你幫幫元華,現在元華要怎么辦?”

    福元青上前握住福元華的手,憐惜地看著她:“娘娘,你我姐妹一場,若是能幫上娘娘,元青定然會全力相助。”

    說完這話,她仔細思忖片刻道:“娘娘,為今之計,怕是只有一個法子了。”

    福元華心緒紛亂,回握福元青的手就像是抓住了浮木一般:“大姐,什么法子?”

    福元青定定地看著福元華,紅唇輕啟:“落胎。”

    “落胎?”福元華似是聽不懂這兩個字般,重復著。

    “對,只有落了胎,別的太醫過來診脈才不會認為娘娘欺君。”

    “而娘娘落胎傷了身子,脈象中把出難以有孕順理成章。”

    “現下看來,只有這樣才能躲過今天的一劫。”

    福元青說得緩慢而清晰,字字入耳。

    完了她淡淡一笑:“元青無能,只能為娘娘想出這個法子,如果娘娘覺得不合適,便當沒有聽過元青的胡言亂語。”

    福元華直視著福元青,思量著她的提議。

    如果真的按了福元青的辦法,她苦心籌謀的一切就落了空。

    而她一心掩飾的不能受孕的秘密,也會因此大白于天下。

    她這樣的王妃,還能做多久?

    這與殺了她有什么區別?

    “娘娘,您先想想,元青去外頭看看情況。”

    福元青恭敬地福了福身,轉身往外走去。

    福元華看著她的背影,心思復雜至極。

    身旁的綠柳慘白著臉,如果王妃欺君之罪坐實,她定然逃不了一死!

    顫了顫身子,綠柳低聲勸著福元華:“娘娘,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您趕緊定奪啊。”

    福元華抬抬眼皮,輕聲回應:“綠柳,你說側妃娘娘可是故意給本宮出的這個主意?”

    她落胎,她不能生。

    相比之下,福元青快要臨盆了。

    她不甘如此,她不甘啊。

    但是,現在這個情況,她還能有別的辦法嗎?

    那個將她撞去湖里后赴死的宮婢,是出自誰的手筆?

    今天的事情,究竟是撞巧還是人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