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殿下萬福 -> 殿下萬福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283章 女人心

第283章 女人心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酒樓新編的戲還不錯,看得大家津津有味。

    阿玉原本是想陪一陪客,后面自己先看入迷了。

    戲臺子上有打有唱,情節也幾經波折,無時無刻吸引著大家的目光。

    柳氏先前還在跟許氏嗑話,后面兩人的視線也被吸引。

    旁邊幾房的媳婦姑娘們也看得入神,唯有那席君蘭心不在焉。

    想到白英就在房間外面,臺子上的戲再好看她無心去欣賞。

    “早知道他做護衛,我就不來了。”

    席君蘭小聲咕嚕,見幾個妹妹趴到攔桿上去了,嗑著瓜子喝茶水。

    “小姐,你不看嗎?很好看的。”

    紫靈伸長脖子,雖然她還站在桌邊伺候,但心思早已經不在此處。

    “你看吧,我沒什么興趣。”

    “那,小姐有什么事就叫奴婢。”

    紫靈說著已經跑到窗口邊上,跟幾個小丫鬟湊在一起看起戲來。

    席君蘭有些無語,可此時她也無心想別的,繼續喝茶嗑瓜子,啥也沒說。

    臺上的戲演到高潮處,閣樓上的眾人爆發出了熱烈的掌聲,而此時席君蘭卻想外出入恭。

    她叫了兩聲紫靈,見她沒有聽見,也去了看臺的攔桿邊上。

    紫靈跟幾個丫鬟擠在一團正看到激烈處,根本沒有注意到主子過來了。

    席君蘭皺眉,本想去拉她,卻看見白英站在遠處的樓梯口上,也一臉認真地看著臺上的戲。

    席君蘭抿唇,內心有一點點失落,原來心不寧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心情跌到底谷,她也不叫人了,自行開門外出準備去恭房。

    那廂,樓梯口的白英看見那抹粉色的身影又轉了回去,想了想也離開了。

    席君蘭所在的房間本就在最邊上,恭房就在隔壁,她進去了,收拾好開門出來,卻給門口的人影嚇了一跳。

    “你,你站在這里做什?”

    席君蘭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白英,今天二樓全是女眷,既然知道里面有人,他還站在這里干嘛,莫名有一種羞人的感覺。

    “外出為何不帶丫鬟?”

    白英沒理她的問題,本是想過來看看,就見她獨生一人進了恭房。

    “我帶不帶丫鬟關你什么事?”

    席君蘭偏頭,一點都不喜歡他這種質問的口氣。

    “這里人雜,時不時還有店家的小二上來,你一個官丞人家的小姐,小心給人沖撞了。”

    白英也意識到自己剛剛的口氣不太對,此時聲音放軟了一些。

    “我是不是被沖撞,跟你也沒什么關系。”

    席君蘭垂頭,鼻頭有些發酸,見男人還堵在路上,又道,“我要回去了。”

    這人明顯就是在生氣,而且氣性還不小。

    白英有些莫名,心想難不成還是因為上次推了她的事?

    自己都專程找她解釋過了,還抓著不放,未免也太小氣了點吧。

    “你別說那些氣話,護衛你們是我的職責所在。”

    “我知道。”

    席君蘭明白了,他對自己一點意思都沒有,是她自做多情了。

    女人垂頭,直接推開他走了。

    白英能明顯感覺到她的心情低落,特別是自己說完那句之后。

    可他那句話有問題嗎?

    他想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也太難懂了吧!

    那廂,席君蘭回屋還有些怕給人看出來不對,結果大家還是趴在看臺上,根本無瑕顧及別的。

    這樣倒好,省得解釋。

    一場戲演完,二樓的女人們終于能回神了,聊天的聊天,喝茶的喝茶,還有帶著丫鬟外出入恭的。

    席君蘭剛剛去過了,沒跟大家一起湊熱鬧,不過她屋里的席君竹跟席君菊外出回來之后倒是小聲聊了起來。

    “你說那白副將站在恭房門口做啥?”

    “不知道呢,剛好巡邏到那處吧。”

    “也是。那有大男人站在那種地方的。”

    兩人沒當一回事,席君蘭聽著端茶的手一頓,心想那男人不會一直站在那處沒有離開吧!

    中午,良王的車駕來到酒樓門口,白英帶人下去迎接。

    魏漓早上去了城外的營地,回城剛好路過。

    “殿下。”

    阿玉帶著一眾人到樓梯口迎接。

    魏漓淡淡點頭,拉過女人的手,進了中間的大房。

    良王來了,柳氏跟許氏自然就從大房撤了出來。

    這兩人接觸了兩次,聊得越來越熱絡了,之后便坐到了一起,一會用飯的時候可以繼續嗑話。

    中午的飯食由王府里的廚子撐勺,外加酒樓里的幾個招牌菜,林林總總十幾樣,有葷有素,色香味俱全。

    用飯的時候,柳氏也將白英拉過來了,吃飯是小,主要是想讓坐對面的許氏見見人,給個好印象。

    白英這人許氏自然見過好幾回,但并沒有接觸過。

    要說這小伙子條件跟模樣一點不差,聽聞能力也非常出眾,能做到良王副手的位置并不是靠白側妃這層關系。

    如果他不是良王的人還好,有些事情可以考慮,但現下許氏沒有那些想法。

    白英還有任務在身,很快吃完就下桌子了。

    柳氏見兒子走了,便對許氏嘆氣道,“這孩子,成天就記掛著任務跟營里,自己的事情從來上心,將我的心都給操碎了。”

    柳氏寓意有指,許氏并沒有接話,只是笑了笑。

    她的反映讓柳氏有些心沉,后面也沒有再談這些,等中午飯吃完,下面的戲又要開始了。

    魏漓用完飯很快就走了,阿玉她們還要看完這場戲才會回。

    她將男人送走返回房中,沒過一會柳氏帶著一個小丫鬟過來。

    “娘,你不是陪著許夫人在聊。”

    一早上母親都在刻意跟許氏套近乎,這些阿玉都知道。

    “別提這事了。”

    柳氏坐下,將剛剛飯桌子上的情況說了說。

    “我看席家顧慮太多,并沒有這個意思。”

    就算兩個年輕人同意,席家不讓,她們如今也是白忙。

    “娘,這才剛剛開始呢,凡事都有一個過程。”

    阿玉安慰她。

    雖然她也有些急,想盡快將人定下來,但也沒有隨隨便便就找過去聊的道理,總得有一個契機。

    柳氏點頭,她也清楚這事急不得,就想跟女兒嘮嗑兩句。

    沒過一會,柳氏又去了隔壁,繼續跟許氏聊起話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