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大唐補習班 -> 大唐補習班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七十七章 這個鐵匠不一般(下)

第七十七章 這個鐵匠不一般(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以前一直以為你跟正常人不大一樣,現在發現你果然和正常人不大一樣。”李承乾小大人一樣嘆了口氣:“剛剛跟人家可以給他榮華富貴,可是一轉眼你想把人綁了,你總是這么矛盾的么?”

    李昊聳聳肩膀:“這有什么矛盾的,不過是一條路走不通再換一條罷了,人總不能在一顆樹上吊死,對吧。”

    李承乾想了一會兒,認真的說道:“你說的是‘窮則變,變則通’的意思吧?這我知道,但我還是覺得你跟別人不一樣。”

    這話多新鮮吶。

    老子是穿越者啊,能跟你們一樣么。

    不說別的,老子會背唐詩三百首,你們誰會?

    另外,老子還有一雙明察秋毫,善于發現的眼睛,開眼辨忠奸,閉眼斷生死。

    唉,想想還真有些高處不勝寒的孤獨感呢。

    “府君,康府君。”李昊等人又往前走了一會兒,轉過一處巷子口,身后一個高個青年追了上來。

    “有什么事?”康平停了下來。

    跟隨李承乾左右的護衛也停了下來,警惕的盯著青年

    青年面色微囧,自覺保持了一定距離抱拳道:“諸位,家父醉心鍛造,言語間若有得罪之處,還望幾位海涵,在下代家父向幾位賠禮了。”

    “你是馮老頭兒的兒子?”李承乾分開身前護衛,打量著青年問道。

    “正是,在下馮鐵。”對面李承乾,青年畢恭畢敬的報上自己的名字。

    剛剛在鐵匠鋪子里,李昊離開的時候曾經叫過‘殿下’兩個字,青年在鋪子的里間可是聽的清清楚楚。

    “你追來只是為了道歉?”李承乾又問。

    馮鐵猶豫了一下:“是的。”

    李承乾看向李昊,提意的意味很濃。

    你不是要綁人家兒子么?這都送上門了,上吧!

    李昊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光天化日之下干出這種事情,再說若真是把人給綁了,這事兒可就鬧大了,并不附和他的初衷。

    不過,好在他早有打算,面對李承乾的‘挑釁’微微一笑,來到馮鐵面前:“既然你是馮大匠的兒子,打鐵的手藝應該會一些吧?”

    “會的。”馮鐵有些拘謹的答道。

    “那就好。”李昊點點頭,將馮鐵拉到一邊,撿起一顆石子蹲在地上畫了個煤爐子的草圖,順帶講了一下具體尺寸,然后問道:“怎么樣,這東西幾天能夠做出來?”

    馮鐵很認真的想了想,伸出兩根手指:“兩天。”

    “很好,兩天之后,我去找你。”李昊拍拍馮鐵的胳膊,沒辦法,這家伙壯的跟牛犢子似的,個子又高,十四歲的李昊夠他肩膀有些費事。

    “德謇,這是什么?”等青年離開,李承乾等人圍到李昊所畫的圖形邊上問道。

    “一件半成品。”李昊笑的有些猥瑣:“也可以說是一個圈套,就看老馮頭兒上不上勾了。”

    李承乾看看地上的圖形,又看看李昊,那眼神就像在看一個傻子。

    李昊對此視如不見,轉頭看向康縣令:“康府君,昨天讓你召來的那些鐵匠,就讓他們散了吧,另外,我們總在你那里住著也不方便,你看縣衙能不能出點錢,找間客棧包下來。”

    “沒問題。”康縣令對李昊的要求那可是求之不得。

    雖然表面上看太子住在他家屬于近水樓臺,可這天天大氣不敢出,上個廁所都要報備的日子也的確不是人過的。

    ……

    ……

    有了李昊的提議,眾人倒也沒有再回縣衙,直接在距離縣城東門不遠的地方由康平出面包了一間客棧之后,集體住了進去。

    等到老康離開,李昊立刻拉著李承乾進了屬于他的屋子,興奮的道:“我的殿下,咱們發財的機會來了。”

    李承乾撇撇嘴:“切,上次你也是這么說的,可結果怎么樣?還沒等錢到手,就讓父皇叫停了。”

    李昊嘖了一聲:“那是意外,如果不是老魏從中作梗,咱們現在早就發財了。”

    李承乾道:“那這次呢,該不會又像上次一樣吧?”

    “怎么可能,這次弄好了咱們可就是名利兼收,不光能發財,還能給殿下你換來一個愛民如子的好名聲。”

    “真的?”李承乾眼前一亮:“本宮倒是不求什么愛民如子的名聲,只要回去之后不被父皇責罰便好。”

    “放心吧,保證不會出問題。不過,在此之前,殿下最好能派人去黑石山走一趟,弄上百十斤石炭回來,到時候我有大用。”

    李承乾并不知道李昊到底要弄石炭回來干什么,但最后還是選擇相信他,派了兩個護衛,快馬加鞭去了黑石山。

    ……

    ……

    另一邊,小鐵匠馮鐵在回到鐵匠鋪之后,弄來幾塊生鐵便忙活了起來。

    作為前隋將作監大匠的兒子,他并不滿足于每日打打農具的生活,奈何時不予我,在李昊等人到來之前,他就算想要出頭也沒機會。

    這次,難得李昊給出承諾,可以不介意老頭子的殘腿,向大唐皇帝舉薦他重回將作監,馮鐵認為自己必須牢牢把握住這次機會,就算老頭子不去,自己如果表現的好一些,或許也能爭取到一定的印象分。

    便是這樣,小馮同學不分白天晚上的忙活了許久,直到第二天中午,終于按照李昊的要求將煤爐子打造了出來。

    只是,李昊并未告訴他這是什么東西,所以小馮雖然把東西打造好了,卻一直不知道這東西能干什么。

    就在他滿腦子問號,翻來覆去的琢磨煤爐子的用處時,身后傳來老頭子的聲音:“這是何物?”

    小馮同學被嚇了一跳,連忙回頭:“啊,爹,您起來了?”

    “這是何物?是誰讓你打的?”老馮沒有理會兒子的問題,繼續問道。

    “不,不知道,是……是李侍讀讓我打造的。”小馮縮了縮脖子。

    他昨天去追李昊等人可是背著老頭子干的,被發現之后難免有些忐忑,可又不敢不說實話。

    老馮沒好氣的瞪了兒子一眼,但卻沒說什么,圍著煤爐子轉了兩圈,伸手將上面的蓋子打開向里面看了眼,然后又若有所思的想了想。

    正所謂人老奸,馬老滑,很快馮煕老頭兒就憑借經驗猜到了煤爐子的用法,取過火鉗,身邊上還在熊熊燃燒的鍛鐵爐中夾出幾塊還在燃燒的木炭丟了進去,然后又將蓋子蓋上。

    很快,絲絲煙氣便從爐脖處的口子里冒了出來。

    “這……這……這是什么東西啊爹,難道是鍛鐵爐?可這也太小了吧?”根據老頭子的動作,小馮說出了自己的猜測。

    “不,不是。”老馮又繼續圍著煤子圍圈,漸漸的目光停在了爐脖處圓口微微高起的那一部分。

    良久,這位前隋的將作監大匠眼前一亮,拳掌相擊興奮道:“好高明的法子,厲害,真是厲害。”

    馮鐵懵頭懵腦的問道:“怎么了爹,哪里厲害了?”

    馮煕瞪了兒子一眼:“蠢才,那姓李的娃娃讓你打造的就是個半成品,還有一部分他根本就沒有告訴你!”

    “什,什么?”

    “過來,為父讓你看看這東西到底怎么用。”

    對于老馮這樣的人來說,好奇心被勾起來之后,便很難控制。

    盡管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應該擅自改動李昊讓他兒子打造的怪東西,但還是忍不住來到一邊的鐵料堆前,迅速翻出一張薄薄的鐵皮,量都沒量,直接卷成一個筒子就是一番敲打。

    不得不說,能獨自鼓搗出螺紋的家伙就是厲害,片刻功夫已經打造好了兩根五尺左右的煙管兒,將兩根管子接成九十度,再往爐脖上那么一套,一絲不差的正好卡在上面。

    “看到沒有,這才是一個整體。”將爐子推到靠窗的位置,再把煙管兒從窗子伸出去,馮煕傲然對兒子說道。

    ……

    ……

    兩日之后,李昊依照約定來到鐵匠鋪。

    甫一進門,便看到了正在燃燒著熊熊爐火的煤爐子,甚至爐脖處的煙囪都被烤紅了。

    “呵呵……將作監大匠果然名不虛傳。”李昊只看了一眼,便笑著對馮煕說道。

    馮煕看了李昊一眼沒有說話,朝李承乾深深一禮:“草民馮煕,見過太子殿下。”

    “免禮。”李承乾擺擺手,看向燃燒著的煤爐子:“德謇,這就是你說的那個什么爐子?”

    李昊攤開手:“就是它。不過我那天給出的圖樣可沒有這根煙管兒,想來這一部分應該馮大匠后補上去的,殿下您看,有了這煙管,這爐子里的煙就可以直接排出屋外,從此以后我娘再也不用擔心我中炭毒了。”

    李承乾鄙夷的看了李昊一眼,點頭道:“早些時候你就說過馮大匠不是一般的鐵匠,看來果然是被你說中了。”

    馮煕郁悶的想要吐血。

    在此之前,他就看李昊鬼頭蛤蟆眼的不像個好東西。

    事實證明,這小子的確不是好東西。

    明明早已經弄好了一切,爐子上連接口都留出來了,卻非要裝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樣子,若非別有所圖,打死自己都不相信。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