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前任無雙 -> 前任無雙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二五零章 她比你更害怕

第二五零章 她比你更害怕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香料鋪大門緊閉,樓上的窗前,林淵閉目著,負手在關著的窗口前體會著外界的朦朧光色,凝神靜聽著外面的來往動靜。

    羅康安很無聊,在這里干坐了一下午,內心里一直忐忑著,希望林淵說的人不會來。

    “她來了!”聽到外面隱隱傳來的篤篤拐杖聲,林淵睜開了雙眼,眼神漠然,回頭道:“終于來了,去迎接吧!”

    有點緊張的羅康安慢慢站了起來,問:“就我一個人?你不下去嗎?”

    林淵平靜道:“的確是她!你不用害怕,按我說的做便可,她比你更害怕,把她帶上來見我。”

    比我害怕?羅康安不懂他什么意思,但見他如此沉著穩定,反倒安心不少,點了點頭,下樓去了,跑到鋪子門口后,站在緊閉的大門后面,凝神靜氣的等著,也聽到了逐漸靠近的“篤篤”拄拐聲。

    拄拐聲停下了,草婆婆停下了,見到了香鋪外掛的打烊牌子,自然也看到了緊閉的大門。

    竟然打烊了?草婆婆心弦驟然緊繃,阿香不見了,這里也關門了,難道是巧合嗎?

    她心中的那絲僥幸在顫抖。

    抬頭看向了門上懸掛的招牌,“聞香”二字此時看來竟是如此的猙獰,此時方意識到“聞香”二字就是沖她來的。

    此時方意識到之前外面飄蕩的淡淡香氣就是給她聞的!

    她原以為是誰買的香走漏了香氣,原來是誘餌,誘她前來的誘餌!

    對方竟知那香氣能把自己給誘出來,這點連她自己以前都沒意識到,可對方卻知道,竟知她如此之深,竟能精心設下這樣的陷阱,那些人的恐怖越發令她感到不寒而栗,竟能以這種方式找到她,太可怕了!

    那些人如此精心準備,她越發意識到,自己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靜默良久,她邁步上了臺階,抬手欲敲門,卻遲遲難以敲擊下去,因為她知道,這扇門一旦打開,那就是張開了猙獰著獠牙的血盆大口,她走進去的那一刻就意味著她被吞沒了!

    可她內心那絲顫抖的僥幸還在,也許只是恰好打烊了。

    最終手還是“咚咚”敲響了鋪子的門,這一刻的她猶如在等待最后的審判。

    嘎吱!門剛敲響兩下,便打開了,門后盡量保持平靜的羅康安面帶微笑,伸手請進。

    草婆婆暗暗緊繃著神經,邁步進去了,環顧四周,發現除了眼前的伙計,空無一人,宛若能吞噬一切的黑洞。

    羅康安關了門,再次伸手請,“掌柜的在樓上等您。”

    他不知道自己這話對草婆婆意味著什么。

    此話一出,草婆婆一顆心頓時沉入了谷底,僥幸頓時徹底破滅,人家知道她要來的,阿香的確落在了對方的手上,這間香料鋪子的確是沖她來的。

    啪嗒!她松開了手中的拐杖,拐杖落在了地上。

    羅康安一怔,差點被她這動靜給嚇一跳,怔怔看著她放棄在地上的拐杖,不知道干嘛,搞的他高度警惕,喉結聳動了兩下,做好了隨時喊救命的準備。

    草婆婆出聲了,聲音卻變了,不是之前那個蒼老的聲音,而是柔定的好聽女人聲音,“帶路吧。”

    “請!”羅康安略松了口氣,趕緊在前領路,不時伸手做請的樣子。

    兩人去了后堂,又登上樓梯。

    羅康安注意到了,這位上樓不再是老態龍鐘的樣子,已變得腳步輕盈了。

    這令他心里泛嘀咕,看樣子,再加上剛才聽到的好聽聲音,這老態下可能真的是一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女人。

    這令他內心有些蠢蠢欲動,不過又感到別扭。

    若真是前朝封神的人物的話,搭訕不對搞不好要被人一巴掌給輕易拍死,不是他能輕易招惹的起的。

    到了樓上,把人帶進了林淵的房間,見到了負手站在窗前背對的林淵,窗戶已不知什么時候打開了,他負手看著外面詭譎莫測的霧氣。

    羅康安愣了一下,哪怕是背對著,他今天也從林淵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與往日不同的氣勢,哪怕是背影也竟給了他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

    他上前道:“掌柜的,人帶來了。”

    林淵沒吭聲,但肯定是聽到了,依然靜靜背對著。

    羅康安不知他搞什么鬼,見如此,也不好多話,只好靜默在旁,不時瞅瞅身形站姿也變得挺拔了的草婆婆。

    他訝異了一下,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錯了,竟從草婆婆的眼神中看到了驚恐不安的意味。

    不是吧?前朝時期就已經封神的人物,竟然會怕了姓林的?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林淵之前的話:她比你更害怕!

    草婆婆盯著窗前的那道背景,內心里是恐懼的,就站在門口剛進來了一些的位置,竟有些不敢再輕易靠近。

    對方的挺拔背影,對方的沉默,給了她巨大的壓力。

    良久后,她出聲道:“我還是小看了你們,藏了這么多年,還是被你們給找到了。”

    幾個意思?羅康安又聽不懂了,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

    林淵背對著回了句,“不是你藏的好,而是看有心人愿不愿意找。”

    草婆婆:“你是誰?不知是哪位故人來會?”

    林淵放下了背負的雙手,伸手窗外,慢慢關了窗戶,將窗戶關好關緊了才慢慢轉身,上下打量了一下草婆婆,“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在我手上。藏匿了這么多年,我該稱呼你什么呢?還是稱呼你草婆婆吧。”

    草婆婆頓時目露疑惑,怎么感覺這話有些不對味,至少不在她想象范圍內。

    可對方直呼她如今的稱呼,顯然又證明了的確是沖她來的,否則對一家商鋪來說,隨便的一個過客而已,怎么會知道她的名字,她又不是什么經常在霧市招搖露面的人。

    何況人家明顯在等她的來到。

    林淵走到茶座旁坐下了,亦伸手請她,“坐吧,坐下慢慢談。”

    草婆婆沒有過去,試著問了句,“你到底想干什么?”

    見她不過來,林淵也不強求,平靜道:“幫我們辦一件事,事成后,我們放了阿香。”

    對方這是承認抓了阿香,草婆婆遲疑道:“辦什么事?”

    林淵:“你在幻境呆了很多年,對幻境的熟悉程度,能比過你的,至少目前除了你,我還不知道第二個。”

    此話一出,越發證明對方知道自己的身份,草婆婆疑惑:“幻境?幻境辦什么事?”

    林淵:“幻蟲之母,我要幻蟲之母的眼睛,用來解毒!”

    “幻眼?”草婆婆愣了一下,“懸賞?為那三十億珠的懸賞?”

    她的消息渠道有閉塞的方面,也不算完全閉塞,她能躲在游俠坊,就是為了不讓自己的消息太過閉塞,何況秦氏懸賞的事鬧得這么大動靜,也惹得不少游俠蠢蠢欲動,她自然有所風聞。

    林淵:“聽說當年瘟神還在時,你為他弄到過一只幻蟲之母,勞煩你再弄一只,應該不難吧?你幫我找到幻眼,我把阿香還給你。當然,也不讓你白幫忙,我們保證不泄露你的身份。這筆交易如何?”

    感覺完全對不上號!草婆婆沉聲道:“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林淵:“發出那三十億懸賞的秦氏商會的人。”

    草婆婆越發不解了,“秦氏商會的人,怎么會知道我隱居在此?”

    林淵瞥向一旁的羅康安,羅康安會意,心里一陣嘀咕亂罵后,咳嗽一聲道:“這個,我聽我老師生前說起過,說你隱藏在霧市,迫于形勢,只好來找找看,沒想到還真的找到了。”

    “你老師?”草婆婆驚疑不定,打量著這位伙計,問:“閣下的老師是誰?”

    羅康安又咳嗽了一聲,“曾經的靈山三大院正之一,龍師雨龍師是也!”

    “是他?”草婆婆很意外,很快又目露出幾分恨恨模樣,“我隱居在霧市的事,未對任何人提及過,孤身而來,除了我自己,沒有任何人知曉,他怎么會知道我在霧市?”

    聞聽此言,林淵和羅康安忍不住相視一眼,看這感覺,怎么感覺龍師雨和這位認識似的。

    羅康安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關鍵龍師也從未提及過認識這位,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編下去道:“他生前曾微服來霧市逛過,曾在霧市無意中與你擦肩而過,你也許沒認出他,但他立馬察覺出是你,我也不知他怎么就知道是你的,可能是曾經在什么地方見過你,可能是傾慕于你的美貌,對你印象深刻吧。”

    這話說的他自己都心虛,這樣糟踐老師,若不是知道老師在煉獄被打了個神形俱滅,他還真怕老師在天之靈會冒出來掐死他,只能放心里連喊幾聲罪過,安慰自己是被逼的。

    “我的美貌?”草婆婆竟哼哼冷笑了起來,“他會在乎我的美貌?是他說的,還是你自己想的?”

    什么情況?幾個意思?林淵和羅康安越聽越不對勁,怎么感覺龍師雨和這位不僅僅是認識那么簡單?

    林淵不說,羅康安則咂摸出了一絲怨婦的味道,心中驚疑,我的個乖乖,老師不會和這女人有過什么關系吧?

    林淵感覺有些不對,計劃好像有點誤打誤撞了,人算不如天算,千算萬算,沒算到龍師雨竟然和這位的關系可能不一般。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