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對著劍說 -> 對著劍說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三百八十四章 于是,你來、我留

第三百八十四章 于是,你來、我留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李天照正在擔心云暮煙的狀況呢,沒想到她突然來了。

    云暮煙越過圍墻,四面張望,李天照笑著招呼她坐下。“不用看了,這時間沒別人來這,喝口熱茶。”

    “再來一杯,真渴了。”云暮煙仍然戴著袍帽,看她外袍上風塵仆仆,顯是趕路挺久了,還沒來得及好好安頓。

    李天照也不催促,接連給她倒了三杯熱茶,又說:“我叫人給弄點熱菜。”

    “現在這風頭火勢的,讓人看見你得倒大霉,廚房在哪?我自己動手吧。”云暮煙是真餓了,卻還顧慮著影響。

    李天照笑說:“我都不怕你怕什么?這里都是神威之地的自己人,沒事。”

    “我可不想害你,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云暮煙說著,又倒了杯熱茶,捧著站起來,望著他問:“哪呢?”

    “難住我了!咱們一塊找找吧。”李天照拿著茶壺,一臉無奈。

    他哪能知道呢?

    十六武王聯盟的盟主府,就是以前的神武武王殿建起來的,李天照平時就忙著處理事情,閑暇時間就是練功場,浴池,廚房沒機會去,后花園都沒去過幾回。

    “是我太難為大盟主了!”云暮煙笑著跟他走,見他拿著茶壺頻頻看手里的茶杯,就說:“多謝大盟主的殷勤招待,茶我喝的差不多了,就只是捧著杯子暖暖手。”

    “你從大風峽谷過來的?”

    “嗯,先去了趟一望到頭谷道,看了看地形。然后我一個人過來的,聽說大風峽谷人少,夜里黑,不容易引人注意。”云暮煙看李天照在走道口駐足,嘴里念念有詞,觀察著走道分岔的方向,片刻,突然手指一邊說:“應該是這方向,他們端菜走的是這邊。”

    兩個人像去了陌生地方似得,轉悠了一會,總算找著了廚房。

    李天照看有幾個盤子蓋著,揭開看,是現成的熟食,連忙說:“這有好幾道菜!沒動過。”

    云暮煙過來看了眼,笑著反問他:“這幾道菜你是不是不喜歡吃?”

    “你怎么知道?”李天照答罷,又糾正說:“嚴格來說,不是不喜歡,是每餐菜都比較多,更喜歡吃的都吃不完,沒那么愛吃的就懶得動筷子了。”

    “所以,這幾道菜外面聞著沒味道,里頭應該都變味了。廚子也不傻呀,給你湊盤子,發覺你不動的菜就沒必要白做了,一次次的端上去,什么時候味道掩蓋不住了才倒掉。”云暮煙邊說邊翻找,找了些肉出來。

    李天照聽的大漲見識,有些不信的撥開一盤菜,聞了聞里面的,果然是放了很久的味道。“真行啊!天天端我面前桌上的東西暗藏玄機,我竟然都沒發覺!枉我還自以為眼皮底下無陰影呢!”

    “要是你能發覺的菜,廚子也不會一遍遍的端上去拿下來了。這就叫做燈下黑!”云暮煙取下袍帽,那張如玉的臉上,還是如李天照初見時候的模樣,沒有絲毫變化。

    “那他們是何必?明明我說不用做那么多,又要湊這么做,湊呢又知道做多了浪費、麻煩,這不多此一舉嗎?”李天照端著云暮煙的杯子,喝著,喝完了,看她生著火,就端過去喂她。

    云暮煙象征性的喝了一口,搖搖頭,示意不渴了,又說:“你當盟主的都沒有一個標準,你讓旁的武王、王將們平時怎么吃飯?你當盟主的有了固定的標準,旁人就可以根據情況不同確定每餐的盤子數量,這樣大家都能吃個安心飯。”

    “……這不是莫名其妙嗎?”李天照想了想,更覺得無由來。

    “如果有人說,孤王你一餐擺的比玄天武王的盤子還多呢!你心里會不會不安呢?”云暮煙很耐心的反問他。

    “不會啊!我吃的多,胃口好,武王早對美味佳肴膩了,不吃飯只靠混沌之氣過活都很正常,我干嘛要不安?”李天照回答的不假思索。

    “行行行!你李天照特立獨行,本事過人,底氣十足,不用考慮那么多。可大多數人吧,肯定就覺得不合適了,這總能理解吧?”云暮煙看李天照顯然還在思索,也就是并不是很能體會,耐著性子換了個例子說:“這么說吧。你帶人出去戰斗,打完一場又一場,你孤王殺敵最多,遙遙領先,你沒喊累,休息還只睡一兩個時辰。你帶著的戰士能喊累,能悶頭睡的比你還久嗎?”

    “懂了!”李天照尋思著還是戰斗相關的例子有體會,拿著茶杯,站那看云暮煙處理雞肉,笑著說:“云首不愧是云首,三言兩語,就讓我開了竅,我該如何感謝才好呢?”

    “找理由送我人情呢?”云暮煙看著他笑,已然識穿了李天照的意圖。“我來你肯定猜到是為什么,這點事情就能當你孤王感謝我指點,于是收留我們孤行人的理由?”

    “這世上的人有許多種,有的人,受人之恩不思圖報;有的人呢,一飯之恩則一飯回報;還有的人呢,滴水之恩涌泉相報!我是后者,事無大小,最重要是云首的一腔真心,正所謂情義無價,我當然應該不惜兩肋插刀!”李天照說的并不嚴肅,云暮煙望了他一眼說:“能不能別說什么兩肋插刀的沒誠意話?插個我看看?”

    李天照當即拔劍出鞘,不等云暮煙來得及反應,就插進自己身體里了!

    云暮煙怔了怔,旋即急道:“隨口開個玩笑你干嘛非得杠!”

    李天照笑嘻嘻的拔劍出來,傷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愈合了。“有不滅印護身,再插一回都是小意思。所以就別再隨便說我不真誠了,我這人生氣起來,連自己都捅!”

    云暮煙一時只覺得好氣又好笑,想著當初在夢中游村的時候李天照也是這樣,置氣就置氣,還非的往作死的地步杠!

    “你是孤王了,十六武王聯盟的盟主了,怎么還跟以前一樣啊!我真是受不了你——你就這么喜歡跟我懟嗎?”云暮煙長吁了口氣,簡直覺得李天照還跟小孩似得!

    “有那么多美好的詞可以稱贊我,你非得用我最不愛聽的不真誠來傷害我,讓我怎么辦?”李天照擦去傷口附近沾染上的一點血,又心疼的說:“衣服可惜了。”

    “回頭縫個玄天之地的旗號圖擋著破口。”云暮煙動手做菜,看著煙升起來,止不住提醒說:“李天照你可要想清楚,這般風頭火勢的,收留了我們,一旦出了差錯,你會惹禍上身,麻煩很大!”

    “你覺得我不會幫忙,為什么還來找我?”李天照說著,又道:“你放心,我也沒那么愣。如果只是幫你,麻煩再大我也不會猶豫,把你養家里,讓你睡我房里……哎,別瞪眼,我的意思是說自己的主臥讓了給你住都行!但你現在肯定不是一個人來,帶著大群孤行人,將來肯定還有別處無法容身的陸陸續續找投靠你。我對他們的幫助只是看你情面,絕不會愿意為他們承擔過大的風險。我想過了,十六武王聯盟里有許多沒什么人煙的城鎮,你們在隸屬于我管治的區域里擇地落腳,只要沒人去巡查,根本不太可能會被人發現。萬一將來被發現了,我就說什么都不知道,那類地方眼下挺多,說你們是自己逗留,也完全合情理。”

    “哪有那么合情理?巡守隊伍的路線你得特意調整,避開了我們呆的地方,這不就是收留我們的側證嗎?”云暮煙哪里會這么容易被糊弄,心里明白李天照承擔的風險有多少。“如果有別的選擇,真不想連累你。可是,那么多人死在一望到頭,這事我作為云首必須調查清楚;那么多村子里的人無處容身,都是因為我這個云首的緣故,我也必須對他們負起責任!思來想去,只敢指望你。現在有同伴暫時被些武王收留,只是能呆多久,卻不一定。”

    “我替你叫屈!”李天照說起來都覺得生氣。“你冒險弄點混沌之氣給他們制造戰印,完了他們自己攙和進風武王的事情,害了那么多孤行人一起受累,害了你。怎么還成你的錯了?你錯在不該給他們萬戰將戰印嗎?一望到頭你也不用調查懷疑了,明擺著是風武王出賣的他們。那地方,在風武王的掌控中,一直都設有多個崗哨,暗號定期變,不可能被設伏!你們再去那晃悠,晚上還好說,白天萬一被發現了,還可能有危險。安心的休養生息,等風頭過去。”

    “風頭根本就不會過去!”云暮煙緊握著鏟子,語氣里透著明顯的怒氣。“李天照,我告訴你接下來會發生什么。孤行人里所有能被他們查到名姓的人,全都會成為他們叫喊著必須處置的借口。只要有一個人沒有被拿住,他們就會以此為理由,一個一個的給臥榻之側的小武王們安罪名,說他們包庇孤行人,然后吞沒了這些小武王。為求自保,眾多的小武王都會掘地三尺的找我們,圍攻我們。”

    李天照聽著,沒有說話,只覺得,倘若如此,云暮煙真是沒有容身之處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