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搶救大明朝 -> 搶救大明朝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912章 新的開始,新的麻煩(求訂閱)

第912章 新的開始,新的麻煩(求訂閱)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大明洪興八年十一月末,朝鮮,漢陽。

    經歷了一場“易姓之變”的朝鮮王國的首都,現在已經恢復了往日的生機和繁華。街道之上,熙熙攘攘,到處都穿著道袍帶著儒巾的朝鮮書生和他們的隨從仆役。

    這座朝鮮王都在換了主人之后,不僅沒有一點亡國的凄涼感覺,居然還變成了朝鮮書生才子們的樂土。

    原來朝鮮八道的兩班士子從入冬后開始,就陸陸續續的趕往王京漢陽,他們這是進京趕考來的!

    根據朝鮮金朝大王金爾博正式即位后所發布的第二道教旨,從洪興八年開始,兩班庶孽之子將在科舉出仕這條通天之路上,和嫡子享受相同的待遇!

    另外,金大王還在這道教旨中宣布,將會在洪興九年的二月舉行科舉大比。凡是八道才子,只要是兩班出身,無論嫡庶孽生,都可以參加,而且一視同仁,唯才是舉。

    為了保證這次科舉大比的公正性,金大王還會邀請大明父國派官員來漢陽審卷——父國的官員可不認識什么安東金氏、全州李氏的,他們只知道文章好壞、武藝強弱(朝鮮科舉分文武兩科)。

    所以本領高強的兩班子弟,不論門弟,不問庶孽,都有機會登上昌德宮的仁政殿,成為朝鮮王國的驕子!

    而且,金大王還在第三道教旨中宣布,除了王京漢陽、中京開城、西京平壤等三京地方官之外,朝鮮八道其余各地的地方官員,一律取自科舉。議政府所屬官員,凡六曹判書以下,也一律取自科舉。

    也就是說,在洪興九年春天舉行的朝鮮金朝的第一次科舉大比,將會取出議政府和八道地方的大部分官員——朝鮮雖然只是一個天朝藩國,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六曹八道下屬的官員數以萬計!那么多的官,都要由一場科舉考試取出。

    這“中簽率”該多高啊!

    對于朝鮮八道的那群在嫡出子弟前抬不起頭的兩班庶孽之子來說,洪興九年的大比,可是他們人生逆襲之旅的開始啊!

    誰要不去漢陽趕考,那才真是傻到家了呢,如果錯過了機會,以后再要當官就沒那么容易了。

    至于以金代李的王朝更迭,唔,這是亡國,不是亡天下啊!李朝末代國王可是發了《讓國教旨》的,而且金朝大王也是天朝上國正式冊封的,這可是手續齊全的王朝更迭,和本就不招李朝待見的兩班庶孽之子有什么關系?所以該靠的科舉還是得考啊!

    而且人家金大王都在教旨中說了,歧視庶孽不合乎儒家的規矩,因為先圣孔子也是孽生的......這可不是亂說,是向天朝的衍圣公府咨詢過的。

    看看,金朝大王多英明啊,一看就是熟讀儒家經典的仁義明君啊!

    所以到了洪興八年十一月末的時候,小小的漢陽城內,就已經塞滿了等著高中做官的朝鮮士子了。

    在這座“書生之城”的街頭,偶爾也有騎馬的武士經過,馬背上的武士都是明朝騎兵的裝扮,通常都不戴帽子,好讓漢陽街頭的朝鮮人看清他們頭上的發髻。

    不過今天這些騎馬武士的裝扮卻有點特殊,個個披麻帶孝,而且馬速也比往日要快!馬蹄的鑾鈴聲急促響起,街頭上的朝鮮百姓和士子只好慌慌張張的躲避,好在沒有什么人被奔馬所傷、

    看著戴孝的騎士向昌德宮的方向奔去,所有人都是一腦袋問號。

    這是急著去奔喪嗎?到底是誰死了?不會影響到明年春天的科舉考試吧?

    ......

    昌德宮,宣政殿。

    一入宣政門,還在院子當中,就能聽見打雷一般的哭聲了。

    這是多鐸和他的好兄弟阿濟格大和尚在抱頭痛哭呢!

    哭得那叫一個傷心啊!想當年努爾哈赤死掉的時候,他們兄弟倆都沒哭成這樣!

    兩兄弟都穿上了孝服,盤腿坐在個靈位前面大哭,靈位上面就四個字“大行皇帝”......所謂大行皇帝是皇帝死后且謚號未確立之前的稱呼。理論上,如今的大明天下之內,出現這個靈位,那就只能是朱慈烺死了!

    不過這塊靈位肯定不是給朱慈烺準備的,因為現在朱慈烺活得好好的,身體健康,吃嘛嘛香的,根本用不著靈位。

    而且朱慈烺真要沒了,多鐸和阿濟格也哭不出來啊!

    所以這大行皇帝不是朱慈烺,而是“火遁”了的順治......順治的死訊和大清國徹底終結的消息,是三天前由阿濟格大和尚帶來的。

    阿濟格并沒有跟著多鐸一起出關,而是留在了碣石山繼續替多爾袞守陵——朱皇帝的軍隊在拿下北京之前并沒有向山海關方向進軍,而多鐸的勢力又完全退出,所以碣石山就是個真空地帶。

    而在北京陷落和順治化灰的消息傳到碣石山后,阿濟格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碣石山給多爾袞念經了,只好讓人掘出了多爾袞的棺槨,帶著它走水路到了朝鮮——多爾袞可是“挖了孔林”(多爾袞冤枉啊!)的狠人,阿濟格怎么敢把他的棺槨留在碣石山?

    除了多爾袞的棺槨,阿濟格帶來朝鮮王京的就是大清國徹底涼透和順治化為灰飛的噩耗。

    多鐸當然不會為了順治流眼淚,但是大清國徹底沒了卻讓他真傷心了!

    多好的大清啊!咋就沒了呢?連一點渣都不剩......不對,渣還是有的!多鐸自己就是個很大的大清之渣啊!

    關內的大清沒了,多鐸在關外的勢力還能持久?

    這事兒想想都要掉眼淚啊!

    在漢陽城內外的大清余孽們得到消息,全都披麻帶孝而來了,其中地位較低的,就在宣政殿外跪著流眼淚,地位較高的則進了“小殿”,陪著多鐸、阿濟格一起哭。

    多鐸看到哭喪的人差不多齊活了,才長長嘆了口氣,不再哭了。

    他這一停,別人也陸續停了下來,全都提著心肝看著他——這位金王爺可千萬別頭腦發熱,要繼承大清皇位啊!

    多鐸這個時候開口了:“諸位,大清沒了......徹底沒了,以后大概也不會再有了!但是咱們和明朝之間的事兒還沒完!”

    還沒完?

    在場的大清余孽們都是心中一凜,卻也無話可說,因為誰都知道大明不會容忍關外沃土長期被大清國的余部所控制。

    所以雙方的斗爭還沒完!

    只是這不再是明清之間爭奪天朝中央政權的斗爭,而是大明朝廷和安東藩鎮之間的斗爭。

    多鐸吐了口氣,又言道:“總還有幾年安穩日子......咱們畢竟掛著藩鎮的招牌,而四川還有一個大順天子!朱明多半會先四川,后關外的。至于朝鮮的三千里江山,咱們好好搞,多半是能傳下去的。”

    “王爺,光靠關外、朝鮮兩塊地盤,可抵擋不住朝廷的大軍啊!而且現在大明風頭正勁,咱們也不能公然對抗天朝啊!為今之計,只有利用喀爾喀蒙古三部去吸引大明的注意力,為咱們自己贏得喘息之機。“

    多鐸抬眼望過去,發現提出建議的人是科爾沁親王吳克善。蒙古的科爾沁部很早就投降了努爾哈赤,當了大清國在草原上的帶路黨,既坑了大明,也坑了蒙古正統察哈爾,同樣也讓喀爾喀蒙古三部很不爽,所以在這個大清朝已經正式關張的時刻,吳克善還是緊跟著多鐸毫不動搖。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