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享受人生 -> 享受人生的最新章節目錄 -> 后記 朝朝暮暮

后記 朝朝暮暮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后記 朝朝暮暮

    十年后,尚海。

    清晨。

    后花園中晨風簌簌。陣陣鳥鳴,薄霧在大片大片的綠葉間飄來蕩去。園中的花和綠油油的樹葉上沾滿了露珠,晶瑩剔透。

    池塘小亭前,有塊開闊地。姜楓身穿白色的綢裝鍛煉衣褲正在那剛柔并濟、舒展自然的打著太極拳。十年的歲月在他臉上并沒有留下痕跡,反而多了一股成年男人沉穩成熟的韻味。

    花園的前面是一棟寬敞的三層別墅,建筑造型呈現出北美鄉村別墅的格調,自然的坡頂、延伸的平面,完美貼合大自然。富有氣派的門廊、華麗優美的山墻、千姿百態的屋頂、畫龍點睛的屋頂窗、靈活多變的觀景窗,處處彌漫著自然寬敞的氣息。

    別墅的前院是個超大面積的庭院,玉蘭、丁香、櫻花、柏葉松、銀杏等名貴綠植點綴布局,形成一個立體通透的綠色環氧空間,綠樹花墻,相映成趣,營造出平和寧靜、清新淡雅的環境氛圍。

    蘇曼和溫茹一身寬松便裝,清爽利落的正在修剪著綠枝,整理著花叢。二女邊忙活著邊輕聲淡雅的談笑著,成熟嫵媚的臉上洋溢著溫馨閑逸的容光。

    這時,蘇伊兒、荀梅、司韶、葉蓓蓓四女身穿休閑運動裝、手拎羽毛球拍,談笑著走進庭院。

    “三姐,看來你得多加強些體育鍛煉了,這才玩了多一會兒功夫啊。你就累得喘上了。”俏麗甜美的司韶嬌聲對蘇伊兒說道。十年的歲月過去了,她的身材依然的那般嬌小玲瓏,充滿了動感的韻律。

    “可不是嘛,看你這弱不經風的樣子,是該鍛煉鍛煉了。”高雅秀美的荀梅嘴角漾笑的說道。她傾城秀色與高貴氣質依然,豐腴嬌軀則顯得起伏有致,美得絢目。

    蘇伊兒聞言,天仙一般魅力的臉上閃過一絲醉人的笑容,猶如春風拂面,輕聲笑道:“鍛煉就鍛煉,明天早晨我們先跑步如何?”她修長纖細的嬌軀,給人一種柔弱秀美的感覺,讓人不覺生出憐香惜玉之情。

    葉蓓蓓一笑兩梨渦,嫵媚動人,嬌聲笑道:“可以,不過,三姐可得堅持住啊。”

    荀梅笑道:“別擔心,我會督促她的。”

    司韶促狹的笑道:“這下,我們家那位可要失望了。”

    葉蓓蓓不解的問道:“三姐鍛煉,他失望的?”

    司韶小臉一紅,眼里的笑意越發的濃郁了,輕聲道:“你忘了,他說過的,飛燕、玉環相映成趣的艷福哦。”

    蘇伊兒、荀梅、葉蓓蓓聞言,臉同時紅了起來,蘇伊兒和荀梅更是美眸變得水汪汪的。

    這是閨房夜話,有次姜楓與六女連床。看見蘇伊兒的纖柔和荀梅的豐腴,脫口而出的**話語。

    司韶說完感覺不妙,拔腿就跑,三十五歲的芳齡了,跑得可一點都不慢。

    果然后面傳來喊殺喊打的聲音和腳步聲,四女嘻嘻哈哈的沖進了客廳,一陣打鬧、求饒聲傳出。

    蘇曼和溫茹自然聽見了司韶的話,臉上也是一熱,相視羞澀而笑。稍許,蘇曼說道:“壞了,她們這么大動靜,孩子們肯定都被弄起來了。”

    溫茹文靜一笑,不緊不慢的說道:“起來就起來吧。”說著,還是陪著蘇曼向別墅走去。走到門口碰見姜楓也走了回來。他微微笑道:“又是她們四個把孩子吵起來了吧?無錯小說網不少字”

    樓上傳來孩子們紛雜的聲音,蘇曼好笑的說道:“呵呵,可不是嘛 。”

    吃過早飯。

    寧玉媛給女兒云婉兒收拾穩妥,準備送她去學校。云婉兒今年已經八歲、念小學二年級了。是她和姜楓的結晶,她也是去香港生產的,偽言是姜楓和蘇曼的女兒,后公開辦理了過繼手續,名正言順的和她生活在了一起。

    云婉兒揚起小臉說道:“媽。下午我們要開家長會,是你去,還是讓我爸去?”她知道過繼的事,是寧玉媛告訴她的,就是不想她缺少父愛,方便姜楓疼愛她。

    寧玉媛親昵地拉著她的小手,說道:“媽媽下午要開常委會離不開,還是讓你爸去吧,我一會兒給他打電話。”

    云婉兒非常高興,蹦蹦跳跳的跟著媽媽出門上了車。

    寧玉媛上了車拿出手機撥給姜楓,很快接通,柔聲道:“是我,你在哪里?”她很細心,盡量避免與姜楓的幾位妻子碰頭。

    “我在行里了,這幾天好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姜楓淳厚朗朗的聲音傳來。

    “挺好的。婉兒學校下午開家長會,我要開常委會,你有時間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寧玉媛柔聲問道。

    “行,我去就是。”姜楓非常痛快地答應道。

    “那好,下午兩點,別忘記了。”寧玉媛露出開心的笑容。

    “忘不了,你放心吧。”姜楓笑道。

    上班時間。

    隆源銀行總行行長會議室里正在召開各支行、分公司會議。橢圓形的大會議桌周圍已經坐滿了人。行長姜楓坐在正中位置,他的六位妻子分坐左右,其中蘇曼、溫茹、荀梅是以隆源集團公司副總裁的身份參加會議。而蘇伊兒、司韶、葉蓓蓓則是以隆源銀行總行副行長的身份參加會議,左右依次坐滿了香港隆源銀行及內陸十個省市支行行長和六家分公司的總經理。畢已林、吳姍姍、王曉玲、吳婧、何勇、吳永軍、潘維東等人赫然坐在這些人中間。

    姜楓環視了一下各人,說道:“這次會議的主要內容是討論研究我們銀行區域拓展戰略。大家事前都看過了總行印發的金融業發展趨勢的分析材料了吧,應該說,現在正是我們行大展拳腳拓展國際國內空間的絕佳時機。”

    眾人紛紛點頭,材料他們都已看過,很是認同姜楓的看法。從國內外金融界發展的形勢來看。確實是拓展國際國內金融空間的最佳時機。

    姜楓點下了頭說道:“為此集團公司董事會、總裁辦公會、總行行長辦公會分別進行了討論研究,并拿出了一個初步的銀行區域拓展戰略,供大家研究討論,下面請蘇伊兒副總行長宣讀解釋銀行區域拓展戰略,請大家認真研究討論,予以完善。”

    ……

    家族企業不像國有企業那樣條條框框太多,而且隆源銀行從成立起就與世界現代化管理接軌,因此研究決策銀行發展戰略,科學而明快,不到兩個小時,整個銀行區域拓展戰略已經討論補充完畢。

    姜楓隨即對發展戰略進行了實質性的落實,“按照發展戰略的構思,我們此次拓展分為國際、國內兩部分。國際金融拓展由荀梅副總裁負責,畢已林和吳姍姍把工作交接一下,具體負責在巴西和德國的銀行籌建工作,力爭在年內完成建立工作。國內金融拓展由司韶、葉蓓蓓兩位副總行長負責,司韶負責支行的拓展建立工作,力爭在兩年內使支行遍布國內所有省市。葉蓓蓓負責市級分行的籌建工作,首先在比較成熟規范的支行進行試點,然后逐步推開。所有的人事調動、人員招聘、培訓等事宜由溫茹副總裁統籌安排。”

    會議結束以后。

    姜楓開車離開了總行,他親自去挑選了三件生日禮物,然后開車來到葉白秀的家里,安平夏和云曉雨早過來了,三女正在廚房里忙著。

    姜楓脫下外衣掛在了衣架上。然后走到廚房門口,依著門框,對正忙活的三女笑道:“哇,看樣做了不少好吃的啊。”

    三女嚇了一跳,同時笑著白了他一眼,安平夏嘟囔道:“進來也不說吱一聲,存心想嚇我們嘛。”

    姜楓走過去摟住她,像哄孩子一樣,拍著她,柔聲道:“嚇著你啦,真是罪過。不怕哦,不怕。”

    一縷紅暈悄然爬上了安平夏的玉頰,嬌軀酥軟,一聲不吭的靠在了姜楓的懷里。

    葉白秀、云曉雨見狀,不由抿嘴而笑。

    姜楓一看玩笑變成了溫存,自然也不會客氣,上下忙活了好一會兒了,才放開小臉緋紅、媚眼迷離的安平夏。

    安平夏緋紅著臉的瞪了正在壞笑的葉白秀、云曉雨一眼,然后離開姜楓一段距離,又開始忙著手上的活。

    可惜,云曉雨還是不肯放過她,笑吟吟地說道:“安姐,孩子都六歲了,你怎么還這么害羞哦,呵呵。”

    葉白秀也起哄道:“姜楓,等哪天你和安姐在我們面前表演一把,看安姐還這么害羞不。”

    安平夏羞紅著臉一人給了一下,又恢復了女強人本色,瞪眼笑道:“一看就知道,你們兩個妮子沒少跟姜楓干壞事,要不臉皮乍這厚。”

    云曉雨微微一笑,不再理她,望著姜楓問道:“小菲過生日,你給買禮物沒?”

    姜楓微微一笑,回身走到沙發邊,拿起三件禮物,獻寶一般,遞給三女看,“這個是給小菲的,煙兒和琪兒雖然不是今天的生日,但小孩子嘛,自然也有份禮物。”

    葉白秀溫柔的瞅著他,抿嘴笑道:“算你這當爸的會做事,小菲、云煙兒和云琪兒肯定高興。”

    云曉雨臉上洋溢著溫馨,笑道:“我們家煙兒該喜出望外了。”

    安平夏笑著點了點頭。

    姜楓望著安平夏問道:“行里現在怎么樣?”

    安平夏現在是尚海商貿銀行的行長,聞言笑道:“你留下了個好底子,省了我很多心力。尤其柳月和李露絲當上副行長以后。完全可以獨擋一面了,我不在也沒問題。”

    姜楓有些感慨地說道:“大江后浪推前浪啊,現在連柳月、李露絲都可以出來挑大梁了,還真是變化蠻大的。”

    安平夏頗為自豪的笑道:“你現在可是桃李滿天下了,杜明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袁民中央金融辦主任,裴妍妍商貿銀行總行副行長、成友亮商貿銀行總行副行長、柳玉芳人民銀行總行副行長、秦玲工商銀行總行副行長,肖遠校建設銀行總行副行長、沈嵐尚海人民銀行行長、盧楠明河省商貿銀行行長、寧欣、羅畢等人也都是省級行的一把手了,這些人哪個不是你一手帶出來的。”

    姜楓笑道:“這都是王夢江、趙永霖培養的結果。”

    夜幕降臨。

    姜楓出現在馬處長的家里,馬處長雖然已經年近六十,但由于心情恬淡,善于保養,依然風韻猶存,猶如四十余歲一般。

    今天是她六十歲的生日,柳月買好了東西,正在廚房里忙活著。看見姜楓進來,馬處長溫馨一笑,賢妻一般溫柔的接過他的外衣掛在了衣架上。

    姜楓溫柔笑道:“馬姐,生日快樂!”說著把精心準備的禮物遞給她,那是個包裝精美的服裝盒。

    馬處長接過來,嫻雅的笑道:“人來就行了,還買禮物。”說是那么說,還是當著姜楓的面欣喜的打開包裝盒,里面是一襲做工精美的旗袍,絲絨面料、銀白色,精美刺繡,一看就知是高檔手工制作。馬處長非常喜歡,拿起旗袍,抖開,仔細欣賞著。

    姜楓欣慰而笑,輕聲道:“你去穿上試試,我去幫小月做菜。”

    馬處長柔順的點了點頭,拿著旗袍優雅的上了樓。

    姜楓走進廚房。

    柳月正在切菜,見他進來,美眸一亮,輕聲笑道:“我就知道你會來的,否則我**生日也太冷清了。”

    姜楓走過去,邊洗手邊笑道:“大姐的生日,我再忙也得過來。今天我露一手,你給我打下手如何?”

    柳月眼里閃過一絲異彩,嫵媚的秋水中竟隱約透出一絲纏綿的情意,嬌聲笑道:“你還會做菜?那好啊,今晚得好好嘗嘗你的手藝。”

    瞥見柳月眼里的那絲情意,姜楓心中一顫,其實他早就覺察出柳月對自己有意思。不過,這是一種他無法、也不能接受的情感。自己已經與她的母親有染,又怎能再去接納于她呢,與母女,他連想都不敢想,因此一直以來他都裝糊涂、扮木納。如常笑道:“怎么,不相信啊,我做的菜好吃著呢,你就瞧好吧。”說著走到爐具邊,備好調料,然后接過柳月遞過來的主料、輔料,開始煎炒烹炸。

    姜楓的廚藝還是有一定水平的。第一道菜盛了盤,立刻引來柳月贊嘆的目光,雖然還不知味道如何,但色香已經盡顯無遺。兩人配合得挺默契,很快八道佳肴全部完工。

    柳月去擺餐桌,姜楓則往餐桌上擺著菜。碗筷擺好,酒杯、紅酒上桌。

    這時,馬處長也換上旗袍從樓上下來,柔軟絲絨貼身合體而下,銀白的旗袍如月光緊緊依附她身上,腰若流宛素,玉臂生清輝,修長曼妙、平肩翹臀、曲線優美,將她婀娜多姿的體態完美的表現出來。舉手投足散發出萬種迷人風情,雅致得體的高貴之感使她更添一份成熟嫵媚的魅力。

    姜楓和柳月都看直了眼,姜楓也沒想到一襲旗袍會讓馬處長生出這般炫目美感,看來一番功夫花的實在是值了。

    馬處長淡笑高雅的玉臉上散發著溫馨、幸福的容光,漫步走到近前。

    柳月驚喜的上前左右前后仔細看著,后鑲四道緄邊,配色考究。腰身挺拔,且下擺規整,不發飄外翻。領子和袖子挺括,有形,曲線自然。盤扣外觀精美,做工精致。鉤扣與按扣結合,刺繡拼花完美。不禁贊嘆道:“姜大哥,這是你送媽**吧?無錯小說網不少字看樣子應該是高檔手工制作的,做工考究,設計獨到,可稱得上是巧奪天工,簡直太美了。而且非常合體,就像量身定做的一般。”

    馬處長也有同感,這件旗袍就像是給自己量身定做的一般,非常合體。

    姜楓微微一笑,這件旗袍本就是請旗袍絕世高工量身定做的,雖然馬處長沒有親去量身,但多年的身體接觸,她的高矮胖瘦、周身尺寸早已裝在姜楓的心里,交待出去自然是分毫不差。

    馬處長忽有所悟,玉臉微紅,心中一蕩,忙優雅的走到桌邊,在椅子上坐下。

    姜楓、柳月也各自入座,三人成品字形而坐。姜楓打開紅酒,給馬處長、柳月分別滿上,然后給自己也倒上,瞅了柳月一眼,微微一笑。

    柳月馬上明白了姜楓的意思,他這是讓自己先提酒祝壽,舉起酒杯,充滿感情的望著母親,嬌聲說道:“媽,今天是您的六十大壽,女兒祝您老人家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每天都有個好心情。我敬您老人家一杯!”說著舉杯干了。

    馬處長幸福的看著女兒,笑道:“你是個孝順的好女兒,媽已經非常滿足了。”笑著舉杯干了。

    姜楓露出燦爛的笑容,陪著干了杯。然后起身滿上酒,笑道:“馬大姐,你嘗嘗,看我的手藝如何?”

    馬處長和柳月同時動筷吃了起來,頓時吃得眉開眼笑,味道非常鮮美、好吃。

    姜楓開心的笑了,自己也吃了起來。

    隨后姜楓也提酒給馬處長祝了壽,他說得非常風趣,容顏永駐、貌美如花,風韻永存之類的話語,逗得馬處長、柳月都忍俊不住開心的笑了起來。

    美好開心的時刻,酒總是不知不覺地快速被消耗,不久三瓶紅酒已經干盡,現在已是第四瓶紅酒了。

    馬處長和柳月已見了酒意,尤其柳月,她已經完全不再掩飾眼里對姜楓愛戀之情,言談舉止間更是顯露出對姜楓的親昵。

    馬處長臉上透著溫馨淡笑,心里則嘆息不已,女兒喜歡姜楓,她早就看出來了。這么些年了,柳月也三十多了,卻一直小姑獨處,不涉婚姻,就是在等姜楓啊。她心里明鏡似的,可又能如何,若不是忌憚自己與姜楓有染,她早就為女兒出頭跟姜楓談及婚姻了。忌憚的原因不在她自己的身上,也不在女兒的身上。女兒跟了姜楓又如何,自己都土埋半截的人了,還有可忌諱的。女兒明知自己和姜楓的關系,還是不可抑制的喜歡上了他,自然也沒可忌諱的。但以她對姜楓的了解,姜楓對此則是很在意的,所以她也只能看著女兒在那枯等了。

    姜楓很有分寸、自如的談笑著,對于柳月的情態,他不急不躁、泰然自若的應對著,看不出他反感,也看不出他歡喜,其實他心里則亂如麻,擔心一個應付不當,傷害了母女二人。借口上衛生間,想冷靜一下。

    馬處長溫馨的望著女兒,把椅子挪到她的身邊,附耳輕聲說了幾句。

    柳月一愣,旋即溫柔的靠在母親肩上,小臉微紅的對母親說著。

    馬處長愛憐的將柳月攬入懷中,又輕聲對她嘀咕了幾句。

    柳月有些羞澀的掙了一下,沒掙脫,旋即軟在母親懷里,小臉緋紅的低聲嘟囔著。

    馬處長目光如水,溫馨而柔情,柳月望著母親,小臉緋紅,美眸水汪汪的。

    姜楓從衛生間出來,看見母女親昵的情形,微微一笑,倒是放心了許多。

    柳月坐起身來,掠一下鬢發,美眸如水的望著姜楓,嬌聲說道:“姜大哥,酒就不喝了吧,我們撤桌陪我媽跳會兒舞,你看如何?”

    姜楓聞言,正合心意,他本擔心酒再喝下去,場面會失控的。忙笑道:“好啊,餐后放點輕柔的音樂,正適宜。”

    馬處長柔聲笑道:“這桌飯菜先放這吧,撤它干,明早再弄吧。”

    姜楓、柳月聞言,不由笑了,隨著馬處長離開餐廳。柳月忙著播放音樂,馬處長則去了廚房,準備沏點茶水。姜楓隨著她走進去,輕輕摟住她,輕柔溫存,道:“大姐,今晚你可要盡情的放松哦。”

    馬處長聽出了姜楓的言外之意,酥軟在他的懷里,回身反手摟住他的脖子,柔情似水的回應著他的侵襲,待姜楓親吻稍歇,媚眼如絲的望著他,膩聲輕語地說道:“你今晚不用走了,小月早已知道我們的事,可不必回避她了。”

    又溫存了一會兒,馬處長和姜楓端著三杯茶水走出廚房。只見客廳里,窗簾都已拉上,燈光暗了許多,輕柔的音樂飄蕩著。

    放下茶水,姜楓望著柳月笑道:“小月,你陪著壽星跳第一曲如何?”

    柳月嫣然一笑,摟著母親輕柔的跳了起來。

    姜楓坐到沙發上,抽著煙,望著翩翩起舞的母女二人,雖然燈光較暗,但仍然能看清馬處長臉上的神色,能夠看得出,她非常溫馨、幸福,猶如煥發了青春,淡笑高雅的玉臉上竟散發著讓人不敢逼視的美艷光芒,舉止特別的嬌柔動人,充滿了迷人的韻味。姜楓不覺露出癡醉神秘的笑容。

    一曲終了,柳月去挑曲,馬處長走到姜楓的身邊,親昵地貼著他坐下,完全不避諱女兒的意思。姜楓心中一動,遂也放開心懷,伸手摟住她的腰身,馬處長身材保持得很好,完全看不見松弛肥胖的征兆,比較豐腴的嬌軀凹凸有致,曲線玲瓏。

    柳月挑完曲子,走過來,看見姜楓和母親密摟抱的情形,抿嘴微笑,走到一邊坐下。

    姜楓見狀提著的心這才放下,放開心懷,起身摟著馬處長跳了起來。

    慢四的曲子,非常抒情,馬處長將雙臂環住姜楓的脖子,嬌軀柔軟的全面貼在了姜楓的懷中,頭伏在他的肩頭,任憑他扶持著,慢慢的踱步。

    姜楓雙臂環住她的纖腰,將雙手搭在她豐盈的香臀上,揉捏著。這感覺太香艷,比站定抱著刺激多了……

    曲終之時,馬處長已經玉臉潮紅、喘氣吁吁、媚眼如絲,嬌軀火熱而酥軟。姜楓半抱著她回到沙發上。馬處長慵懶的半躺在沙發上喘息著。

    剛才放過的曲子又輕柔的飄蕩在客廳里,客廳里的燈又暗了幾分,原來柔和的頂燈關上了,只剩下了低暗柔和的壁燈。柳月走了過來,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見她伸過手來。

    姜楓起身,想按著正常的交際舞姿握手搭腰,手卻撲了個空。只見柳月如他**一般,雙臂環住了自己的脖子,纖柔的嬌軀全面的貼在自己的懷里,姜楓苦笑了一下,只好將雙臂輕輕環住她的細腰,慢慢的蹭著步。

    好容易一曲終了,姜楓如釋重負的松開雙臂。很自然的拉著柳月的小手,回到了沙發邊,笑道:“時間不早了,就到這里吧,你們看行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自然是對母女倆說的。

    馬處長慵懶的坐起身子,膩聲道:“也好,睡衣我都給你準備好了,你在一樓洗個澡,把各處燈都關了,然后去我屋。”說完,牽著柳月的手,母女倆一同上了樓。

    姜楓望著母女倆上樓的背影,感覺這樣公開了也好,然后向衛生間走去。他故意洗的時間長一些,免得碰見柳月尷尬,畢竟說是一回事,真做起來又是另一回事,總得有個適應的過程。

    感覺柳月應該回房睡下了,姜楓這才擦干身子,穿上睡衣,走出衛生間,一路關上壁燈。來到馬處長的臥室,推開門走進去,里面一片漆黑,姜楓對屋里很熟悉,摸著開關,摁了一下,結果燈并沒有亮起來。估計是壞了,他回身特意鎖上了門,然后向床的所在慢慢走去。

    手摸到了大床,脫下睡衣上了床,身體很快接觸到馬處長那熟悉的赤luo嬌軀,姜楓貼著她的嬌軀,雙手上下愛撫著,漆黑的氛圍給了他另一種特別刺激新鮮的感覺。

    馬處長的喘氣聲逐漸響起,小手開始輕柔的抓擾他的身體。

    纏綿**了一會兒,姜楓感覺她已進入狀態,翻身上了她的嬌軀。

    忽然,馬處長嬌軀一側,將他掀到了床里,一雙小手跟著撫摸上了他的身體……今夜注定了是一個不眠的夜晚。

    人生長河,朝朝暮暮,點點滴滴,無處不匯集著溫馨、幸福的清溪,綿長而久遠。

    (《享受人生》全書完結)

    這個結尾,不知各位朋友是否滿意。謝謝各位朋友一直以來對思雨堅持不懈的支持。希望能以更加精彩的故事回饋各位朋友,再次深表感謝!

    新作《唐朝攻略》近期上傳,敬請關注!

    武則天的男妃?太平公主的男寵?上官婉兒的情人?誘拐唐睿宗女兒的惡人?猛追女道士的狂徒?看一代風流奇人縱橫武周李唐。這是一部歷史小說,將虛構的主人公鍥入歷史畫卷中,圖謀恢復李唐,輔佐一代名君登上帝位的故事。故事從武周中期開始,歷經唐中宗、唐睿宗、至唐玄宗登基繼位結束。主要圍繞帝位爭奪展開,以削弱、消滅諸武集團勢力為主線,其中穿插著情感與美女、理想與現實、正直與虛偽,正義與邪惡的重重矛盾。

    雖為歷史小說,但思雨會采用一些都市的手法,輕松幽默,盡情的YY。希望得到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收藏、點擊、推薦,多多益善,你們的支持才是思雨創作更多精彩故事的真正動力!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