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武煉巔峰 -> 武煉巔峰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四千九百六十七章 在那邊

第四千九百六十七章 在那邊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墨族就不同了,什么阿貓阿狗的都會跑到戰場上來,強有域主領主級別的墨族,弱有只相當于一品兩品開天的下位墨族,這些墨族又怎是楊開的對手。

    所以雖然每一次墨族大軍圍攻人族關隘的時候,兩族數量相差懸殊,但這么多年下來,還真沒有哪一次人族戰敗過,每一次都是墨族大軍被打退,元氣大傷,退回老巢休養生息,數十上百年之后再卷土重來,周而復始。

    楊開長槍過處,天地偉力激蕩,大片大片的墨族隕落,每一個墨族的死亡都會滋生一些墨之力,這些墨之力在戰場上糾纏凝聚,逐漸化作大大小小的墨云。

    墨云這東西對墨族不會有什么危害,反而會給他們提供良好的戰爭舞臺和防護,反倒是人族,對墨云忌憚頗深。

    在楊開到來碧落關之前,戰場上,正常情況下人族都會遠離墨云,一是為了防備自身被墨之力侵蝕,二是為了防備墨云里忽然殺出什么伏兵。

    墨族隱藏在墨云中偷襲人族,這種事在戰場上屢見不鮮。

    但自從楊開來了碧落關,凈化之光的手段宣傳出去之后,人族這邊對墨云的威懾便再無顧忌。

    以往墨族若是受傷,找機會遁入墨云中便可保全性命,沒有哪個人族敢擅自追進墨云中。

    但如今不一樣了,即便是躲進墨云里面,人族強者也會沖殺進來,打的墨族暈頭轉向,措手不及,由此傷亡大增。

    墨族也被搞的一頭霧水,不知道這一次碧落關的人族怎地忽然變得兇猛起來。

    戰場之上,楊開沖殺來回,左右兩旁,皆有人族強者身影,互為犄角,這些人皆是七品開天,也只有七品,才能在這樣的戰場上不借助行宮秘寶發揮自身的實力。

    他剛從山字衛那邊沖殺出來的時候,便直奔這邊而來,與墨族爭斗的諸多七品對他并沒有太多關注,生死搏殺的戰場,容不得他們分心,一個不慎便是萬劫不復,哪一個不是全力以赴,認真對待?

    但楊開的出手還是很快引起了附近七品開天們的注意,無他,楊開身上跌宕出來的能量波動,明顯只有六品之境。

    戰場上會倒不是不會出現六品開天的身影,一般這種情況,就說明有哪一衛的行宮秘寶被打爆了,藏身其中的六品五品開天只能棄船而動。

    所以察覺到楊開的修為之后,那些七品開天都想當然地以為他是屬于這種情況,有意守護照顧了他一會。

    但親眼見到楊開出槍的威勢,七品開天們又微微震驚,這樣的本事可不是一般六品能具備的。

    楊開附近的七品開天總共有四人,三男一女,為首者應該是一個半大老者,四人中,他的修為最為雄渾,另外三人,一個身形瘦高的中年男子,一個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的青年,還有一個美貌婦人。

    四人身旁附近,一艘樓船模樣的行宮秘寶緊隨左右,跟著四人沖殺策應。

    這四人,連帶著一艘樓船,應該都是某一衛的力量。對人族這邊情況多少已經有些了解的楊開,很容易能判斷出這一點。

    而此處已是戰場的最前線,直面墨族大軍的攻襲,戰事也最為激烈。

    “小老弟,哪一衛的,怎么跑這來了?”那身形瘦高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柄巨劍,斬出驚天劍芒,在前方墨族大軍中打出一道真空地帶,忙里偷閑問了楊開一句。

    楊開隨口扯道:“離丁鎮山字衛!”

    他就是跟著離丁鎮山字衛跑出碧落關的,真要是算起來,這么說也沒錯。

    中年男子嘆了口氣,下意識地以為這離丁鎮山字衛的樓船被打爆了,結果導致眼前這小子在戰場上落了單,好心對他偏了偏頭:“你境界不夠,快回船上。”

    他們這一衛的樓船就在附近游弋,雖然楊開不是他們的人,但到底都是族人,安排楊開上船還是沒問題的。

    楊開扭頭瞧他一眼,手上長槍一抖,一股灼熱至極的力量彌漫而出時,金烏啼鳴之聲響徹乾坤,一日冉冉升起。

    光芒印照虛空,照亮那無盡的黑暗。

    金烏歡騰,在大日之后嬉戲跳躍,歡快的氣息帶來的卻是死亡的召喚。

    大日挑于長槍之上,楊開一槍刺出,轟進那密密麻麻的墨族大軍之中。

    巨大的光暈在墨族大軍深處忽然爆開,籠罩了方圓千里之地,那光芒覆蓋之地,灼熱的力量足以融化虛空,無數墨族尖叫著,悲鳴著,在大日之光中化作虛無。

    一槍之下,最起碼上萬墨族灰飛煙滅。

    中年男子的眼皮子跳了跳,那半大老者更是一臉驚詫地朝楊開瞧了一眼,青年的表情如見鬼一般,美貌婦人失聲驚呼:“神通法相?”

    那大日之光的威力他們看在眼中,深知這樣的威能絕對不是一般的神通秘術能擁有的,這絕對是神通法相。

    可是……六品開天能施展出神通法相?這怎么可能,幾人幾乎以為自己看錯了。

    神通法相素來都是七品開天的專屬,而且并非每一個七品都能參悟出屬于自己的神通法相,他們四個雖然都是七品,但迄今為止,也只有為首的那個半大老者和與楊開說話的中年男子有自己的神通法相,其他兩人至今沒能參悟。

    若眼前這個六品青年施展出來的真是神通法相,那是何等令人震驚的事?

    青年和美貌婦人對視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幾乎要溢出的震駭之意,同時也羞愧無比。

    人家六品都有神通法相了,他們兩個卻沒有……這到哪說理去。

    楊開又瞧了那與他說話的中年男子一眼,不語,但那意思已經很明顯了,我品階雖然低了一些,但實力絕對不弱,沒必要上船。

    中年男子明顯看懂了,扯著嘴角笑了笑:“好小子,既如此,那你自己小心了,戰場上能依靠的只有自己,遇到危險可沒人能幫你。”

    不再勸說楊開什么,悶頭殺敵。

    金烏鑄日雖肅清了前方大片虛空的敵人,但很快便又有更多的墨族重新聚攏而來,這些渾身散發著墨之力的敵人,似乎殺之不盡。

    碧落關城墻上,鐘良與馮英運足了目力,朝戰場上眺望。

    身為西軍軍團長,他雖已下令各衛尋找楊開的蹤影,但戰場上戰事焦灼,命令傳達未必能夠及時,也沒有那么多功夫去尋找一個人的蹤跡。

    所以直到此刻,鐘良這邊也沒有接到有效的訊息,只知道楊開擺脫了離丁鎮山字衛之后便孤身殺進戰場了,如今是生是死沒人知道。

    便在這時,千里之外的戰場某處,一團巨大的光芒爆開。

    鐘良神色一動,立刻朝那邊望去。

    他還記得當日第一次見到楊開在戰場上施展凈化之光的情景,那耀眼而純凈的白光,是墨之戰場從未出現過的奇景。

    而在那白光之后,曾與他對陣的墨族域主便被打成重傷,被馮英撿了個便宜給殺了。

    此時此刻,印入眼簾的不是什么純凈的白光,而是一團如小太陽般刺眼的橘紅光芒。

    鐘良頓時又慶幸又失落。

    慶幸的是那不是凈化之光,他一直擔心楊開再次施展出凈化之光,這手段對墨族的克制太明顯了,真要是暴露出去,墨族強者那邊勢必不會坐視不理,到時候楊開處境堪憂。

    失落的是沒能順利找到楊開的行蹤。

    偏偏就在這時,站在他身邊的馮英眼前一亮:“師叔,在那邊!”

    她手指著那小太陽爆發的位置。

    鐘良眉頭一揚:“那是楊開弄出來的動靜?”

    “金烏鑄日!”馮英點點頭,“這是他的神通法相,絕對沒錯。”

    鐘良差點一口咬到自己的舌頭,震驚道:“神通法相,他有神通法相?”

    馮英點點頭:“雖然難以置信,但是他確實有神通法相,在回來的路上他曾經施展過一次。”

    正因為這一點,馮英才能辨別出楊開所處的位置,否則這偌大戰場,人員混亂,想找一個人還真不容易。

    鐘良頓時張大了嘴巴,不知該說什么好。

    六品開天居然有神通法相?聞所未聞,見所未見,這是需要何等逆天的資質才能做到?但話出自馮英之口,絕對不會有錯的。

    懊惱跺足,鐘良憤憤道:“這種事怎么不早說?”

    馮英有些委屈,心說你也沒問過啊。這邊楊開一來到碧落關,所有人的心神都被他那凈化之光給吸引了注意力,每個人都知道他掌握了克制墨之力的手段,對這手段寄予厚望。

    誰又曾關注過楊開本身的實力和資質?

    莫說楊開真的資質逆天,便是平庸之輩,有那凈化之光的手段,也是人族拼命要守護的對象。

    “副官!”鐘良忽然喝了一聲。

    一個少女模樣的七品開天立刻閃身而來,抱拳道:“大人!”

    “東南北軍那邊怎么說?”鐘良急聲問道。

    少女連忙回道:“三軍軍團長回訊,但憑安排,會配合這邊的行動!”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