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月球駕駛員 -> 月球駕駛員的最新章節目錄 -> 正文 220、

正文 220、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阿莎沒有姓氏,因為她從小就一個人在宇宙中漂泊,憑著自己的變身能力偷竊度rì。十年來,當年的街頭小偷變成了宇宙海盜,但是眼下落在了一幫自稱善良的人手中,這很讓她擔憂。

    宇宙中有條準則,說自己邪惡的人未必就是邪惡的,說自己善良的人絕對不是善良的。

    不過還好,至少到目前為止對方還算是彬彬有禮。

    “也就是說,這個星域有一些很高水準的文明,而且已經形成了一個星際聯盟!”杜達驚訝道。

    “是的,”阿莎沒有必要在這個上面說謊,那么多幸存的俘虜,誰都不會在這個基礎常識上撒謊,“按照星盟的法律,不能干擾那些未離開自己220、月球駕駛員恒星系的行星文明。只有當某個行星文明具有了探索開發本恒星系之外的能力,我們這些拓荒者才能與之溝通交流,進行貿易。”

    阿莎這批“拓荒者”本來是要去天網地球的,在中途收到了藍星發出的訊號,幾乎所有人都轉向這個未開發的行星。

    “因為他們沒有遵守星盟的法律,將一顆原始行星作為殖民地,所以我們是來拯救這些人的!”阿莎道,“當然,我們也可以拿到星盟的獎金。”

    “她在撒謊。”米利安直截了當道。

    霍嘉很快接手了俘虜審訊工作,在翻譯機的幫助下,很多人都慶幸能夠給出一個讓巨人滿意的答案。

    事實的真相就是:他們是宇宙海盜。

    他們根本不會在乎星盟的規定,只要發現了低等級的文明。這些海盜就會像聞到鮮血的鯊魚一樣成群結隊沖過去,洗劫一空。許多文明突然消失,就是因為他們的存在。杜達不由懷疑地球上的瑪雅人是不是也遭受過這樣的命運。

    不過天網地球的確觸犯了星盟的法律,現在肯定有星盟的聯絡員在前往天網行星的220、月球駕駛員路上,進行先期溝通。如果他們能夠放棄這個原始行星,最多只需要繳納一筆罰款。

    “你們是想黑吃黑么?”阿莎望著杜達。

    “不,我們是正當防衛。”杜達搖了搖頭。

    “這樣的話。很糟糕呢。”阿莎搖了搖頭,“這里是個原始行星。這個行星的外太空不應該存在你們這么高級的艦船……雖然看上去有點老,這船能躍遷么?”

    “這不是你需要cāo心的問題。”杜達道。

    “不。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螞蚱。”阿莎堅定道,“你以為星盟是吃素的么?因為他們的存在,我們每次行動只有三個小時。否則就會招來星際巡jǐng。要是我,現在還不走就來不及了。”

    “我們不是海盜,有當地人作證。”杜達道。

    “哈,你真天真,”阿莎嘲笑道,“那些機器人不會聽你說什么的。他們認定這里的外太空應該是干凈的,凡是不干凈的東西都會被毀滅……”

    “老大,能量場!有人要躍遷!”張緯地從艦橋傳來通訊,“數量……上百!”

    “還有二十分鐘,我們再不逃可就來不及了。”阿莎認真地看著杜達這個什么都不懂的外星人。“你不會真的打算跟那些機器人談判吧?”

    杜達想了想,在作案現場被發現絕對有說不清的嫌疑,先去安全的地方比較好。

    “艦長,返回小矮星。”杜達對著通訊器,沉聲道。

    “明白!”格雷尼爾應聲道。

    伏龍芝號緩緩轉過巨大的身形。滿載著一船的飛船緩緩往行星飛去。誰都沒注意,一艘遠放的飛船已經更換好了一部分零件,雖然沒法逃走,但是可以開炮。那位倒霉的艦長以為自己已經逃不了了,心中泛起了一個很樸素的念頭: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于是,數百發能量彈飛向了伏龍芝。

    其中一發命中。

    劇烈的震動過后。格雷尼爾很快傳來了消息:“團長,推進動力系統損壞。”

    “叫張緯地,”杜達果斷道,“有沒有什么辦法?哪怕把這些俘虜船的動力系統拆下來裝下去。”

    “我盡力!”張緯地迅速道。

    “最多還有十五分鐘,星際巡jǐng可是會無差別開炮的!”阿莎緊張叫道。

    杜達健步走向隔壁的艦長室,關上了門。他獨自一人坐在這間俄國風味的辦公室里,掏出了鑰匙和那臺求救器。

    在這個黑暗的宇宙之中,唯一能夠依靠的只有飛船……而現在上哪里弄一艘飛船呢?

    賭吧!

    杜達沉聲道:“系統,激活求救信號器!”

    短暫的閃爍之后,系統道:“已激活。”

    信號器完全沒有反應。

    杜達看著腕表,秒針滴答滴答地走過,絲毫沒有停滯。

    通訊器突然響了:“老大,有個超大的躍遷場出現了!如果按照躍遷通到的能量反應計算,這個物體可能和月球差不多大!”

    “這個……不要慌。”杜達道,“如果是敵人,數百艘飛船足夠干掉我們了,不需要弄這么一個大家伙過來。”

    “但我們也沒有這么大個的朋友吧?”

    “誰說的……”杜達看了一眼桌上的通訊器,索xìng走出了艦長室,前往艦橋。

    人們不知道如何面對眼前的絕境,阿莎再清楚不過地將星盟的炮艦威力形容給眾人。那是一支不懼損失的,全機械人戰隊。在沒有輕松獲勝的情況下甚至會用自殺攻擊給敵人造成毀滅打擊。

    眾人知道伏龍芝只是一艘運輸艦。根本不存在獲勝的可能。

    艦橋上,所有人都盯著監視器。

    出來了!

    極端巨大的引力波讓伏龍芝,乃至整個行星都振蕩長達數十秒。失去了動力推進系統的伏龍芝甚至被引力俘虜。緩緩加速,朝巨大的援兵沖去。

    “是月亮!”地球人失聲喊道。

    是古人的母艦么?

    杜達看著監視器里完全和月球一模一樣的援兵,心中充滿了驚駭。

    “有通訊!老大!是月球!”一張熟悉的臉出現在監視器上。

    “是伏龍芝號么!”楊曦滿臉迷茫和驚詫地看著艦橋里一堆似曾相識的人。

    “是我們!”整個艦橋都歡騰了。杜達上前道:“司令!我們遭到了點麻煩。”

    “我們也是……”楊曦無奈道,“我們被一個自稱星際聯盟的政權捕獲了,還好月球提前結束了居停,沒想到跑到這里來了。”

    “呃……我們大概在同一個星域……”杜達道,“而且星盟的巡jǐng馬上就要到了。”

    “你們速度回來。起碼月球內部還是安全的。”楊曦往身邊看了看,道,“但是我們的戰斗力。沒法對抗任何人了。”

    “我們的推進系統壞了……”杜達道。

    求救器向附近最近的古人戰艦發出了求援信號,而在這個星域最近的古人戰艦就是這艘沒有戰斗力的后勤母艦。因為沒有駕駛員和指揮官,程序優先回應求援信號。將救援任務放在了最高執行級別,于是中斷工作躍遷過來。

    對于動輒大星域巡航的月球母艦來說,同星域內的躍遷用了十分鐘,已經算是很漫長的了。

    “這樣,我先回月球,用平陽公主抵抗那些巡jǐng!你們派韓信、蕭何來牽引伏龍芝吧。”杜達道。

    楊曦當然不會反對。

    回到了月球的籠罩之下,許多人進行語言補習,杜達也能夠再次使用光傳送進入自己心愛的戰機。

    平陽公主公主的超凡戰斗力根本不可能扛得住上百家的巡jǐng炮艦。即便可以一炮一個,杜達也別想回月球了。當今之計,只有依靠藍星人了。

    能夠收到月球的通訊。說明空域中的電子基本散盡,與地面的通訊也得到了恢復。平陽公主盡情吸收了巡jǐng炮艦的仇恨,將這些炮艦引到了預定空域。

    行星上亮起一道肉眼可見的金sè明光。

    這道明光刺破了大氣,直沖宇宙,將預設空域中的所有炮艦籠罩其中。

    當明光褪盡。空域里什么都沒有了。

    這就是藍星人糾結了多rì的大招。

    回歸月球的伏龍芝號總算安然地停在了一號機庫,杜達帶回來的龐大俘虜艦隊讓整個月球都陷入了癲狂之中。一時間整個網絡都流傳著杜達的“英雄事跡”。甚至有人提出提前改選,讓杜達擔任高于一切力量的“保民官”。

    杜達卻更滿足于分裂的槍騎兵重新成為一個整體,而現在參加高層領導會議的人數又多了幾位。

    “你們是說,月球無法控制?”米利安很奇怪,“沒有駕駛員么?”

    “需要駕駛執照……”杜達將小矮星上的奇遇告訴了米利安。“而且我們不知道駕駛室在哪里。”

    米利安猶豫了一下:“我知道。”

    在米利安的眼中,世界就是能量構成的。當進入月球之后,各種能量的流轉讓這位原始行星的祭司恍如置身于神國。他能夠與能量溝通,自然之道各種能量的責任。當他領著杜達來到一扇貌似裝飾的大墻時,鑰匙發出一聲蜂鳴。

    “初級戰斗指揮官,你已經獲得了母艦級駕駛資格。”系統平淡道。

    “怎么回事!”杜達驚訝了。

    “我跟它們說,你可以駕駛。”米利安微笑道,“我們不需要控制臺,我們直接與能量溝通。”

    杜達將手放在了墻上。巨大的圓環左右分開,一股強大的引力將杜達吸了進去。

    這是個一個全然是黑sè的空間,隱約中可以看到附近的天體。

    這就是那間被稱為迷的房間,也是作為天體監控窗的房間!

    “調出后勤母艦所經歷過的星圖。”杜達浮在“宇宙”中間,自信道。

    無數個巨大魔比斯環之中套著無數小摩比斯環的宇宙星圖出現在杜達眼前,上百個行星連成了一條線。在這條線路圖上,每個星域都有自己的編號,杜達很快就在高亮的星域中看到了月球的存在。

    沿著這條線倒推回去,杜達看到了小矮星、生化星、綠洲星、鐵銹星……和地球!

    “那么,”杜達的手輕輕落在地球上,“讓我們回家!”

    ====

    月球到了暫停7500年的位置,圍繞著地球盡心地做回了夜空探照燈。米利安發現月球上的恒星級星門其實可以與所有大星域級星門相連通,槍騎兵們成了第一批真正意義上的太空旅行者。

    杜達雖然成為了月球駕駛員,可以開著這艘巨大的巨無霸在上百個行星中穿梭,但是古人的秘密終究湮沒在數以萬年計的時光之中,難以復見。在地球上安然地和父母共度了三個月的假期之后,杜達拜見了陶玖的父母和祖父母。

    陶玖很高興地看到自己的婚禮在太空中舉行,非但全世界都直播了這場驚心動魄的婚禮——因為月球在太空中跳起了八字舞——整個宇宙所有朋友都出現在了月球上,為新人祝福。

    “去哪里度蜜月呢?”陶玖甜蜜地問杜達。

    “科洛桑。”杜達飛快答道。

    “你知道科洛桑在哪里?”陶玖疑惑問道,因為據她所知科洛桑并不在那上百個星球之中。

    “不知道,所以才要去。”杜達笑道,“一起么?”

    “當然!”陶玖投入杜達懷里,“現在我們是夫妻,什么都拆散不了我們!”

    雖然無法拆散,但是兩人無法拒絕“光”。

    菲虎、穆拉丁、米利安、阿莎……好像全宇宙的燈泡都聚集在了杜達和陶玖身邊,浩浩蕩蕩地跨過了星門。

    楊曦成了真正的地球宇宙艦隊司令官,地球人終于可以安心地在月球建立太空基地,大規模制造躍遷戰艦——雖然技術水平只能和那些宇宙海盜持平。

    月球管委會也在聯合國的干預之下解散,李林成了地月通訊委員會委員,順利被招安成為大地球官僚體系中的重要人物。

    至于蔣白鴻……

    “科長,就這么讓他跟過去,會不會不好?”

    張天問坐在專屬機庫的豪宅里,道:“你以為老大會被這種小貨sè糊弄么?”他身穿天軍的黑sè制服,肩章上掛著一顆金光閃閃的五角星。所有人都知道他將出任宇宙艦隊總情報官的位置,但是很少有人知道他已經在心里給自己打上了月光槍騎兵的烙印。

    “……你不覺得,rì光太邪惡了么……”

    張天問看著關閉的星門,心中蕩起一聲貌似純潔的回響。他在想:是不是該寫一個關于《月球駕駛員》的故事呢?一個短暫,但必須有趣的故事…!!!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